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剑三】【羊唐】师徒三十题

★给杉杉的贺文

★OOC严重人物性格崩坏

★无梗随意写

---------------------------------------------------------------------------

【敬师茶】

小紫霞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拜一个唐门为师。

一个用剑一个用弩,一个混元一个毒性,实在想不出这个师父能教会自己什么。

不过小紫霞看着天罗蹲下来,只用面具外的一只眼睛平视着自己,许久才生硬的牵起嘴角好像是笑了笑,只说了一句

“我可以,陪你长大。”

小紫霞觉得很安心很快乐,小跑到案几前,踮着脚把茶杯端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献给了唐门。

“师父请用茶。”

 

【做我徒弟的好处】

小紫霞不是没后悔过。

天罗对纯阳一脉的技能并不熟悉,很长一段时间小紫霞的武功成长都很慢,老是被同门笑话。

小紫霞有一次实在忍不住的问了:“师父,我做你徒弟有什么好处么?”

天罗本有些愧疚,这时候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了一下,想起隔壁大婶逗孩子的话:“做我徒弟的话,有糖葫芦吃。”

“糖葫芦能增强武功么?”

“……能。”

 

【师父第一次下厨】

刚拜入师门的那会,小紫霞瘦瘦的,总是吵着饿。大概是长身体的时候,总也没法吃饱。

天罗也是那会儿才学会做饭的,小小的紫霞依然记得师父以瞄准敌人的专注度给汤调味的样子。

竹笋炖兔肉是师父做的最好吃的菜。

紫霞从小小的紫霞,长成了高高的紫霞。

师父的竹笋兔,味道还是一样。


【师父补衣服 】

虽然现在在自己面前也撒娇,好歹对外紫霞也是一派道骨仙风,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小时候可就大不一样,调皮的很。

有一次小紫霞哭着跑进来跟天罗说,小伙伴们嘲笑他没有师娘,只能穿有破洞的衣服。

从此天罗学会了缝衣。

 

【偷穿师父的衣服】

师父的衣服看起来都很紧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平时就是潜伏着伺机攻击的原因。

和自己宽大的道袍真的很不一样。

偷穿过一次被师父骂,后来再也没穿过。

被骂倒是次要,那可真是不舒服。

【青出于蓝】

天罗第一次把徒儿带上战场,恰逢敌方颇为凶残。只顾着护着身边的小紫霞,却忘记了使出惊鸿游龙, 心想对面花间的这个阳明估计得致命了,只不知小紫霞以后该怎么办。突然感受到正在担心的小家伙贴上自己的背,接着两人便被镇山河的光芒所笼罩。

那个小小的紫霞,竟是和自己一般高了。

【徒弟的妄想 】

师父大多数时候都不怎么说话,与其说不苟言笑,还不如说有些木讷。当然这种话紫霞只敢在心里想想。后来紫霞慢慢长大,男女之事也略有耳闻,开始有些好奇师娘在哪里。

只不过这样的师父和女人在一起的样子,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和谐。


【师徒同骑 】

天罗真的没有想到里飞沙会掉在自己面前。好像只是下意识的扔出了套马索,绝世良驹就是自己的了。

此间被眼红之人仇杀的事就无需多提。

养好的那天左思右想,只能拉过唯一相熟的小徒弟,让他和自己试试同骑。

少年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不知道为何那么灼热。

 

【露宿野外】

大雨把两人困在了山里。

今天看来是回不到家里了。天罗找了个山洞生了火,把自己的披风搭在徒弟身上,自己靠在岩壁上假寐。

反正以前刺杀的时候也习惯了。

徒弟看起来睡得不太安稳,皱着眉头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

【幻想的师父】

在有着师父气息的披风里很容易入睡。

只是紫霞做了一个梦。

梦见师父和自己赤裸的纠缠。

师父潮红的脸,湿润的眼,低低的呻吟,大相径庭。

早上紫霞硬着头皮把披风塞进自己包里,说是回去帮师父洗洗。

师父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如果师父变成女人】

紫霞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到了男欢女爱的年龄。

顺便把梦里的师父换成了女人。

然后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还是这样的师父好。

 


【日常的师父】

天罗发现最近紫霞练武的时候十分心神不宁。

手把手教他的时候他反而更僵硬,训斥他的时候他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天罗莫名其妙的同时也有些愠怒。

只是自己一向不擅表达,有些生气也无法很好的表现出来,生怕自己一个手重伤到了自家爱徒。心烦意乱的靠在房顶做机关,徒弟一如往常的坐在旁边,摸着机关小猪低头不语。

日出日落,一天一天,只有两个人和一只小猪为伴。


【上了师父】

我吻了师父

吻了师父。

师父。

其实那日没有喝醉,只是看着师父也微醺的脸,有些把持不住而已。

也或许想这么做很久了吧。

师父淡漠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说不上愠怒还是羞怯。

想看到更多的师父,想触碰到更完整的师父。

试探着想摘下那张面具时,师父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

却没有阻止。

紫霞就知道一切都失了控。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那是我的徒弟。我当做儿子一样疼爱的徒弟。

天罗醒来的时候没有叫紫霞。他想静一静。

这是我的徒弟。第一次见面,还是个因为不会生火而冻的瑟瑟发抖的小男孩。

什么时候变成了,以下犯上的少年。

 

【三个字】

紫霞醒来的时候是慌张的。

他知道自己平时再怎么顽皮也能得到包容,只是这次,再也无法求得师父的原谅。

可是紫霞没有后悔。紫霞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原因。

抿了抿薄唇,却还是无法说出口。

只能趁师父午睡时,悄悄的对自己说,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师娘?】

紫霞长大了才在无意中知道,自己差点有过一个师娘。

只是听说那姑娘看到小紫霞那么黏天罗,不愿意嫁过来就给别的小孩做娘,这段姻缘便无疾而终。


【你所不知道的事】

天罗偷偷的回了一次唐家堡。

他觉得即使如此也无法放下自己的小徒弟。那他必须和自己阴暗的人生做个了断。

突然想和他一辈子。不能毁了他的一辈子

可是,唐家堡岂是这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更何况自己是刺杀者,永不见光的暗影。


【我的徒弟/师父不可能这么萌】

师父突然开始对自己好。

总是带着笑。耐心的打理好两人的生活。

其实师父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很可爱。

可是紫霞莫名的觉得悲伤,而且不安。


【为了师父/徒弟而入敌对阵营】

徒弟瞒着自己入了恶人谷。

为此天罗罕见的发了怒。

纯阳道家的正派作风,又岂能容忍一个离经叛道的恶人弟子。

“师父,我不在乎哦。我不在乎人家在我背后指指点点,也不在乎人家叫我姨妈羊。”

“只要能和师父在一起就好。”

 

【传授道业】

不杀妇孺。

不接悬赏。

不攀权附贵。


【我已长大,你白发苍苍】

紫霞跪在身后帮天罗扎起马尾,竟看到师父的根根白发。

那年说着陪自己长大的人,终究,也是会老的么?


【等我长大】

唐家堡在催促。催促自己回去商讨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暗杀浩气盟的行动。

不能再带着紫霞了,还不想害死他。

以切磋输掉为由,天罗要求他出师。

“师父,这是,不要我了么?”

天罗尽可能保持平静,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已经比自己还高的少年,却是说不出一句理由。

“师父,再陪陪我,我就快要长大了。”


【想许陪伴一世的承诺】

天罗张了张嘴,那句话还是没说出口。

自己这样的人,无法兑现承诺。

更无法得到承诺。

 

【假如我死了】

“徒儿,假如三个月我没有回来,你就算出师了。”


【注定的生离死别】

师父还是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了小猪和那半幅面具。

紫霞无法说出挽留的话。他隐隐知道师父是不得不离开了。

【可能你不在意但是那东西我一直收着】

天罗回到唐家堡的时候,只带了一样东西。

那是当年小紫霞给自己敬茶的茶杯。

虽然磕破了一个角,却怎么也舍不得丢弃。

这或许是唯一的证明,曾有过那样一个徒弟。

自己是如何的爱他。

 

【掌心的温度】

紫霞握紧面具,边缘割伤了手掌,有些刺痛。

——也有些温暖。


【你说过的话】

天罗一直没有告诉自己的徒弟,那句以为自己睡着时的告白

——我听到了。

【剑】

当剑刺穿胸口的时候,天罗居然在庆幸自己死在了纯阳门下。

哪怕一丝一毫,也希望在弥留时

——与你有关


【突然一天回头你已不在我身后】
    日复一日的习武。

今天又有个穴位的运转又不太明白了。

——“师父,冲脉的……”

无人回应。


评论(3)
热度(41)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