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全职】【卢刘】假日

★ 双节贺文。因为儿童节没赶上只好带上粽子节一起玩。无营养日常

★ 一如既往的多多的私设与OOC 身高梗介意者勿入

★ 有肉渣。慎入 慎入 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刘小别翻了翻笔记,明天六月一号,没有安排。明天也没有比赛,便鼓起勇气请了一天半的假,队长皱了皱眉头,并没反对。赶紧定了去G市的机票,和队里没做过多解释,背着双肩包就独自出发了。反正周一也就回来了,不用带太多东西。

    距离凌晨的飞机还有一会,刘小别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司机改了道,先去买了据说非常好吃的×香村的点心。今天是小长假的第一天,人可真不少。刘小别倒不怕被人认出来,一来这种商业闹市区荣耀粉的密度毕竟低,二来自己的曝光率也还不算太高。

    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实在热,刘小别抹了把脸上的汗,有些不耐烦。要说自己可是一点也不喜欢这些甜酥的小点心之类,不过也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想想那小孩说不定喜欢,就随便买了点。

    卢瀚文也十七了,明年就成年了。按理说过儿童节确实有些奇怪,不过性格倒是和当年一样跳脱又天真。想想倒不觉得违和。扫了一眼蓝雨的赛程,明天恰好也休息。一时念起,就决定去看看他。好久不见,不得不承认也有些想他了。事先并没有给小孩打电话,算是给个惊喜吧。

    到达G市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刘小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飞机已经降落。这个机场,刘小别随队来过无数次,可是这一次伴随着阑珊的灯火和陌生的人流,倒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预定酒店距离蓝雨的基地不远,经历了一天比赛和旅途的劳顿刘小别几乎很快就睡过去了。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揉揉头发有点后悔,好不容易请到的假居然被自己睡过去了半天。吃过午饭,刘小别翻出帽子和墨镜戴上——这可不比一般地方,蓝雨的主场周围荣耀粉本就多,再加上自己可是微草的人。

晃荡到蓝雨门口的时候刘小别还是没给卢瀚文打电话,突然觉得为了儿童节跑过来的自己实在蠢,反而有些骑虎难下。靠在街对面的邮筒上盯着门口,只想着等一段时间看那小孩会不会自己出来。

不巧的是,自家的小屁孩还没等到,倒是看到蓝雨的正副队相伴着走出来。黄少天似乎挺高兴的,一直和喻文州说着什么。喻队只是微笑的听着,有些心不在焉。

刘小别有点些微的尴尬。自己之前对黄少天的态度和挑战,加上媒体的渲染,这样私下的碰上反而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理。刻意的压低了帽檐,却还是看到喻文州似乎注意到了自己——其实也不难,G市已经很热了,这样带着帽子的人本就引人注目。

“刘小别?”犹豫着走与不走之间那两人已经朝自己走过来了,“你怎么在这?”

——再走也来不及了。刘小别只好抬头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喻队,黄少天前辈。”

“来找那个谁的吧?”黄少天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可是真不巧啊小卢昨儿不是输了么队里战术分析师正和他探讨昨天的比赛呢你来得可真不是时候我和队长也要出门办点事没办法招呼你。你要是明天来还好这正赶上小长假呢明天队里训练少大家都挺闲。不然多住一天怎么样我看你们微草也该给你们放个假了你们队长实在太严格哪像我家队长……”

刘小别忍住掏出耳机的冲动,不知道怎么打断他越走越远的话题。也因为目的被发现有点窘迫,还好喻文州比较善解人意,扯了扯黄少天的衣袖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是来找小卢的话,你可能得等一会了,今天给他还有些训练,估计得到晚饭前后。不过明天没什么重要的事,我跟队里说一声,让他带你去转转。”之后又好脾气的抱歉一笑,“真不好意思啊我和少天还有些私人的安排……”

    刘小别表示理解的点点头,“那我跟小卢发个信息,我去酒店等他结束吧。”

    “没什么事就多住两天,G市好吃好玩的可不少……”

    “谢谢喻队了,我明天中午就得回去了,你们先去忙吧……”

    “那行。”

 

 

    还不到晚饭的点就听到了有些急促的敲门声,还有那小孩在外面带着欣喜的语气:“前辈前辈!我来啦!”

    刘小别不自觉的微笑起来,赶紧打开门把这个精力充沛的家伙放进来。

    “小别前辈!你居然来看我了!”卢瀚文一进门就扑进刘小别怀里,两手紧紧地环在腰上,还亲昵的在胸口蹭蹭。“队长跟我说的时候我都不相信,收到前辈的短信时高兴的要跳起来。”

刘小别也回手抱住他,几个月不见倒是又长高了不少——自己能让他这么开心,来一趟也就值得了。

“怎么这么早?喻队跟我说你在训练呢。”

“听说小别前辈过来了,激动的手速爆发提前超额完成任务!”卢瀚文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一下蹦跶到大床上滚来滚去。刘小别坐到床边揉揉他的头发,“小孩挺厉害的啊!”

“咦,你们队长给你准假了?据说微草的假期是全联盟最少的呢!”小孩躺在床上一头的乱毛,有些奇怪的问。

“……昨天比赛打得不错,又赶上小长假,队长就准了。这不就过来给你过儿童节吗?”

“儿童节?”卢瀚文听到这个的时候愣了愣,坐起身抱住刘小别,猝不及防的在对方唇上吧唧了一下。然后嘟起嘴巴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我才不是小孩了,我可是认!认!真!真!的和小别前辈在谈!恋!爱!”

刘小别有点好笑,把他抱进自己怀里坐着,吻吻他头顶的发旋:“我知道啊,就是借这个机会过来看看你。还没吃晚饭吧,出去找点东西吃?”

卢瀚文摇摇头:“外面人多。”

刘小别也不太想出去凑过节的热闹,于是叫了客房服务。看起来酒店的餐厅不错,点了卢瀚文推荐的豉汁凤爪、鲜虾烧卖这类传统晚茶点心,小孩又闹着要吃西瓜,两人便一起走了两个街区买了烧烤,西瓜,还应着第二天的端午节买了两个粽子意思一下,没一会就回到了房间,点餐已经送上来了,两人便一边看着今天的比赛录像一边吃晚饭。

“小别前辈是喜欢甜的还是咸的?”卢瀚文盯着手上刚剥开的粽子有点苦恼。

“甜的。”

“正好我喜欢咸的!这个豆沙的给前辈!”

“对了,”说起豆沙刘小别突然想起了自己带来的礼物,看小孩风卷残云的吃完了桌上的东西,估计是还没吃饱,便去包里把×香村的点心拿出来。“不知道你喜欢啥,就让售货员拿了几个卖得好的。”

“B市的特产嘛?”卢瀚文欢呼一声接过袋子,“闻起来好香……唔豆沙糕、抹茶酥、玫瑰饼?”数着点心的种类看起来还挺开心,最后拿出一个玫瑰饼叼在嘴里,拍拍刘小别,含含糊糊的叫了声“……前辈”示意刘小别和他分吃一块。

虽然有些脸红还是凑过去咬了一口,玫瑰的香气一下子就散发了出来,看着对面的家伙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明年情人节我会订一束玫瑰送去微草的!”小孩吃的肚子圆圆的很满足,又躺到床上去打滚了。

“别别别,太不好意思……”

“依前辈的性格肯定还没跟队里说,你看我们队就都知道,队长还特意说今天晚上我不用回宿舍,让我明天好好陪陪你呢!”

刘小别看他这样在自己床上折腾估计也是不会回去了,没搭理他,收拾东西先去洗澡。

出来的时候卢瀚文盘腿坐在床中间打PSP,看起来这一关有点棘手,扫了一眼发现这个游戏自己玩过,也在这个地方卡了很久。

“去洗澡。”刘小别也坐过去,拍拍他的背催促他。

“打不过去……”卢瀚文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望过来。

“你先去洗个澡,我帮你试试。”

“好吧……”恋恋不舍的放下游戏机,踢踢踏踏的晃荡着去了浴室。

刘小别靠在床头试了几次,还好,当时的记忆还在,稍稍练习了一下就轻松的过关了,想着后面的关卡也挺有趣,便没有继续帮他打下去,只好百无聊赖的看起了电视。

卢瀚文倒是很快就洗完了,回来看到这一关被打通了的时候十分开心,搂着刘小别的脖子在脸上啵了一下:“小别前辈太厉害了!”

说完靠在刘小别肩上欢天喜地的继续打起游戏。说起来小孩子打起游戏也不安生,就听着他叽里咕噜的欢呼或者抱怨就知道他打的顺不顺利。暗自觉得好笑,便时不时的转头指点了一下,倒是没点破自己玩过这个游戏,听着卢瀚文对自己滔滔不绝的表达着崇敬之意也觉得十分有趣。

时间过的挺快,两个人也没做什么,只是待在一起就觉得很舒服。十点钟的时候刘小别不顾他的抗议抽走了PSP:“睡觉吧。”

“再打一关!就一关!”

“睡眠不足长不高。”

一句话就让小孩闭嘴了,别别扭扭的钻进被窝:“……前辈晚安。”

刘小别关了灯,听着他闷闷的声音有点过意不去,不过想着明天还得起床出去转转,也没纵容他。背靠着背闭上眼睛。

“小别前辈……”

“嗯?”

“说好给我过儿童节的……都没有礼物……”

“点心不算吗?”

“那是晚饭啦……”话音刚落刘小别感觉腰间被环住了,“我比较想要前辈……”

现在这种状态听到这句话实在是太不好了。刘小别觉得自己的脸上瞬间烧了起来。“小卢,别开玩笑……”

“……”身后的小孩没有说话,却是伸手去解刘小别的睡衣扣子。

“!”还没说出什么抗拒的话,下面就被握住了,小孩生涩的套弄倒是一下子就搅乱了呼吸。

“……前辈……”

“别这样……我们……”

“我喜欢前辈……”深深浅浅的吻落在背后,感受到了紧贴着的年轻身体的灼热。战栗的感觉蔓延到了尾椎,真的很难控制住声音了。

借着前面分/泌的液体,直接探向了股/间,刘小别用最后的力气握住了卢瀚文的手:“小卢住手,我……”

“前辈不喜欢么?可是明明都这么硬了……”

不是的,并不是不喜欢。喜欢这个小孩喜欢的快要疯掉了,身体已经很诚实的表现出来。只是他还太小了,这种事情……

“前辈,我明年就成年了……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么?你看,我都快和前辈一般高了,在一起这么久了,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前辈也一样吧?”

“……”刘小别闭了闭眼睛,认命的放开手。

背后进入的一瞬间真的很疼,生理性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身后的人攀着自己的肩膀凑过来吻掉眼角的液体,又低低的在耳边呢喃:“你身体里面……好热……”

这无异于挑/逗——刘小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有些沙哑的声音和搂住自己的手臂提醒着自己他真的已经长大了,身后挺/进的力度终于使他抽泣了起来。

“前辈……叫我的名字……”

刘小别咬紧牙齿,他怕一开口就会发出那种自己都无法正视的声音。

“叫我……”

“嗯……翰文……啊……”

“前辈……前辈……”

身后的人执拗的叫着前辈,这种羞/耻却让快/感更快的攀上了顶点。

转过头的瞬间被对方含住了嘴唇,那个孩子纠缠着自己,唇齿之间反复说着“喜欢”。

 

“小别前辈?小别前辈!”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叫自己,身体的沉重却拉扯着精神不许清醒。

“再不起来飞机赶不上啦!大眼队长要骂人啦!”

还是这句话有用,刘小别强迫着自己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小卢那张大大的笑脸。身体酸痛的始作俑者一点自觉也没有,凑上来又亲了亲自己,然后端来了白粥配咸鸭蛋。

“端午节快乐!”

“……”轻微的起床气让刘小别有点不想理他,不过看看时间确实不早,只好忍着不适洗漱吃饭。卢瀚文早就叫好了车,亲自送他去机场。

“等我成年之后呢,我就去考个驾照,以后亲自接送小别前辈。唔,或者开车去B市找你!”

想着他这欢脱的个性,刘小别有点不确定自己以后要不要坐他的车。

 

登机前,小孩又腻腻歪歪的抱上来,然后踮着脚凑到耳边:“这大概是我最后一个,也是最好的儿童节礼物啦!”

刘小别又气又羞的轻轻敲了敲他的头:“别胡说。”

卢瀚文笑着,突然郑重其事往周围看了一圈,亲了亲刘小别的嘴角。

“前辈,我爱你。”

“……小屁孩,我也爱你。”

 


评论(9)
热度(83)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