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叶皓】【ABO】强制标记后续 02

★ 本篇 强制标记   01  后续01

★ 后续是遵循以下游戏原则,继续与 @一个郎朗 (๑•̀ㅂ•́)و✧  合作,丢皮球写法,人设OOC且苏,文风转换快,ABO有,卡H有,生子有,私设一堆,不喜请叉

----------------------------------------------------------------------

刘皓突然就有点害怕,忍不住挣扎了一下,感觉到身上的人动作越发收紧。

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omega了,叶修眼里的火热他怎么可能会不懂。脑子里闪过那仅有的一次时候的各种画面,心里忍不住也涌上一丝期待。

距离那一次意外已经过去将近九个月,中间他俩除了必要的例行检查连见面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更别谈什么别的更加亲密的事情。长久以来积累的欲望让两个人都有点把持不住。

叶修低下头、将脸埋进刘皓的颈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吻上他白皙的脖劲,伸出舌头慢慢地舔咬。

刘皓的脖子极其敏感,被叶修这么一弄又是麻痒又是说不出的舒服。他从鼻腔里溢出几声轻哼,手指难耐的纠缠住叶修的头发,想要拉扯却又怕弄疼了他不敢用力。

“叶…修…”刘皓轻喊着,混着轻微的喘息和隐忍。

“别怕。”叶修立刻就听懂了他这一声里隐藏的一丝恳求。“我不会…所以你别怕。”

“嗯…”刘皓眼角沁出泪来。被这么温柔的对待,让他莫名的有点想哭。

 叶修撩起了他的衣服,轻轻含住了胸前的一点,逼得他溢出一声带着哭腔的惊呼。

刚生产完的omega敏感异常,乳头被舔舐对于刘皓来说是个不小的刺激,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挺起胸膛更加贴近快感来源。

叶修自然是乐意于回应别扭的爱人难得的主动,舌尖的动作越发灵活,伴随着啧啧吮吸声,极其情色。

“叶修.....”不同于刚才的拒绝,这次的呼喊里却是满含着催促。

如他所愿摸上被冷落了许久的分身,那里已经分泌出一些液体,摸上去一片湿滑。

叶修喘息着将唇凑近刘皓的耳朵,在他耳边似叹息一般:“乖,也帮帮我。”

刘皓颤颤巍巍地跟着他的引导,握上了那个同样火热的分身。

...... 

好在叶修提前做好准备没有让两人一起射出来的东西沾到床上,不需要清理床铺。

刘皓洗过手之后就缩进了被子里。把头脸整个缩了进去拒绝面对现实。

叶修叼着根没点的事后烟去开床通风:“孩子都有了还害羞成这样,以后结婚了可怎么办。”

缩在被子里的家伙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出去抽根烟。”叶修取下嘴里叼着的烟夹在指尖,又顺手取了放在床头的抑制剂。 刘皓隔着被窝嗯了一声。

叶修笑了笑,心情特别好的出了门。

 

在叶修没什么经验但好在十分细心的照料下,刘皓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在预计时间内就被准许出院。

三四月份的天气还有些冷,这天还下了点小雨。叶修先把刘皓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又从护理室把孩子接出来,在护士的帮助下给小丫头穿好衣服,放进婴儿车让刘皓推着,自己撑着伞护着刘皓和孩子,身体大半边都被雨淋着。

医院门口叫好的出租车早就候着了,上车叶修直接报出了一个陌生的地名,刘皓皱了皱眉刚要反驳,却被叶修制止了。

“这两天去租了个房子,你就在那儿养身体。离兴欣不远我随时可以来照顾你。医生说了你这半年都不能离我太远。”

刘皓听到兴欣两个字心理上还是条件反射的有些别扭,打定主意还是回自己家比较好的时候,听见叶修又悠悠的说了句:

“半年之后你要不想和哥过了再走也行。”

看起来他确实给了刘皓充分的自助选择权,可那无所谓的语气,让刘皓下意识的认为之前什么要结婚要过一辈子的话都是玩笑。理智虽然很快的说服自己这是叶修在尊重他的想法,可是那种被遗弃的感觉挥之不去,很难不让人沮丧。

刘皓都讨厌这样脆弱的自己的,在自我厌恶和别扭里竟是又要红了眼眶。

——生了个孩子,连泪腺都变发达了么?刘皓扭头看着窗外,心里满满是对未来的不确定与惶恐。说不清楚自己在纠结什么,就是无法完全的把自己的感情托付给身边的人。

怀里的小东西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哭了起来。

刘皓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一边低声哄着孩子一边轻拍他,却发现怎么也止不住。

“估计是要换尿布了吧?”叶修小声说了一句。正好车也到了目的地,叶修赶紧付了钱把孩子老婆护送到家里。

客厅已经开好了暖气,两人把孩子放在沙发上,同时对着这个哭的要虚脱了的小团子犯了愁。

“我妈给我的那包东西里应该有尿布。”

“哦,我也买了。”这才想起来要把工具先拿出来,叶修去柜子里拿出一包递给刘皓。

刘皓求救般的看了看叶修,发现叶修也是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只好自己动手。倒是叶修被他看了那么一眼,身体又不分场合的发起热,只好站在一边看刘皓笨手笨脚的忙活。

好在还还依稀记得护士跟他聊天时提醒过的一些事,费了好大劲才给她换好尿布,小家伙不哭了,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刘皓,刘皓轻轻戳了下嫩嫩的脸蛋,她竟翘了翘嘴角,弄得刘皓也经不住微笑了起来。

很久没见刘皓这么柔和的表情了,叶修心里暗暗骂自己禽兽,突然发现作为一个Alpha,居然也有这么依赖抑制剂的一天。

把小孩哄睡着了刘皓才有机会环顾一下这个房子——两居室的小房子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客厅向阳,即使是这样的阴雨天也很亮堂,沙发看起来有些年头,不过铺上了新的羊毛垫,看起来很暖和。厨房很大一尘不染,靠窗摆了个小小的餐桌,花瓶里插着新鲜的百合。稍大的一间房摆着双人床和婴儿床,婴儿床上已经掉上了不少玩具。双人床的被褥看起来也是刚洗晒过,干净又蓬松。稍小的一间是个书房,书架上看到了几本婴幼儿的食谱,角落里铺了块小地毯,上面摆着毛绒玩具。虽然好像有些为时过早,但是看得出来已经为未来的生活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说不感动是假的,特别是当叶修盛了碗热腾腾的粥让刘皓去吃的时候,再怎么别扭,刘皓还是小声的道了谢。

“不用谢我,其实房子的都是沐橙帮来打扫布置的,粥也是她早上煮好的,说是很补身体。”

刘皓一方面恍然大悟觉得自己太高估叶修,一方面又十分愤怒:

“你把我的事告诉苏沐橙了?”

叶修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事早晚大家都得知道啊。我拜托沐橙来整理房间当然得说明一下原因。”

刘皓气的脸都有些红,想着既然苏沐橙都知道了,用不了多久整个荣耀圈子都会知道,完全可以想象到那些针对自己的言论。

“你又在瞎想什么啊。”叶修有点无奈,“你就不能相信哥一次?”

见刘皓还是没说话。叶修只好凑过去吻他。一开始刘皓有点挣扎,却在叶修刻意散发的信息素下失去了力气。这样结束争执实在有些卑鄙,而最关键的是,叶修又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刹不住车了。

 

还是小团子及时救下了自己险些落入虎口的爸爸。

一阵又一阵响亮的啼哭从卧室里传来,把叶修刚萌生出的那么一点点冲动给无情地浇熄。叶修算是懂了为什么那么多感情好的的夫妻迟迟不想要孩子——简直就是生来破坏二人世界的小讨债鬼。

看到刘皓拼命地想挣脱他往卧室那边瞧,叶修报复性的又把人按在怀里深入地吻了数十秒才放开。

刘皓被吻的有些恍惚,站着喘了半天才被小家伙越来越伤心的哭声唤回神志,带着不满瞪了叶修一眼飞快的钻进了房间。

“这次又怎么了?刚才不是才哄过?”叶修老神在在的跟了过去,倚在门框上看着抱起孩子在怀里哄的刘皓。

“大、大概是饿了吧。”刘皓另一只手拿着母亲塞给自己的养娃手册,上面有说刚出生的宝宝胃容量还很小,一次吃奶的量很少,所以会经常要喂。

“你抱着她吧,我去冲奶。”叶修看他两手都满着,于是自告奋勇。

“你会吗?”刘皓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不会可以刷攻略嘛。”叶修指了指他手上的小册子。

当奶瓶递到手上的时候刘皓小心又小心地试了温度和味道,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把奶嘴放进苦等了许久的小东西的嘴巴里。

小家伙大口大口地吃着奶,小嘴巴一吮一吮的,两只小爪爪因为用力而握成拳。

真是不可思议,面对这软软的小团子,再坚硬冰冷的心都会被慢慢融化。

 叶修看到刘皓专注地盯着他们的宝贝,露出了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微笑。

这个家伙很少笑,除了面对记者媒体时公式化的假笑,现实生活中的他好像总是不开心。对上他的时候更是一脸阴鸷,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是哪来这么大的仇。

现在这样很好。

忍不住凑过去摸了摸刘皓的脸,然后顺势捏了捏他的耳朵,引来后者疑惑的问道:“干嘛?”

叶修摸够了收回手:“我在想也是时候该给小家伙取名字了。”

“哦,你取吧。”刘皓低下头。“不过得跟我姓。”

奶瓶已经空了,小家伙满足地松开了嘴。把奶瓶顺手递给了站在旁边的叶修,刘皓把孩子的头轻轻靠在自己怀里温和的抚摸着她的背部,没过多久就听到一声小小的打嗝声。

叶修皱了皱眉。虽然孩子跟谁姓都无所谓,但刘皓那副急着想和他撇开关系的样子还是让他有些恼火。这家伙就像一只刚捡回家的小野猫一样,不管好说歹说总是对他心存戒备。虽然这个样子比以前可爱得多,但有的时候还是会不禁想把人捉到怀里好好惩罚一顿。

又出现了,这种烦躁又夹带着冲动的情绪。

叶修啧了一声,一把抓住了刘皓的手腕。

 

“好了,她吃饱了,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锅里还有粥,我大衣口袋里也有外卖单,你自己……啊!”感受到手腕被突然捏紧,一阵疼痛,“你干什么!”

“我肚子不饿。”

“那你……”愤愤的回头,对上叶修眯起的眼睛,再傻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刘皓低下头:“不行,我还没恢复……这样不行……”

声音越来越低,连自己都很没底气。休息了这么多天早就没什么大碍,关键是叶修每天也没怎么收敛自己的气息,自己的身体早就做好了准备,更何况几次都被打断,自己甚至都有些期待。但心理还是抗拒着这样亲密的接触,现在有了孩子,更觉得与孩子同处一室,无法接受自己被叶修压在身下。

“叶是五笔,刘是六笔,这样吧,做够十一次,孩子姓啥都随你。”

“这是什么狗屁规定?!”刘皓有点不干了,这简直是坐地起价。

叶修耸耸肩:“孩子出生要在规定时间内登记,默认就是Alpha的姓,你要是在那之前不能满足我,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刘皓气的哼哧哼哧的说不出话,他不怀疑叶修现在对他是真的好,但是每次拿Alpha的身份来压制自己的时候,真的贱的让人恨不得抽他两巴掌。毕竟身体成为一个真正的Omega还没有太长时间,对于这些Alpha的强权条款,刘皓打心里不服。

“……我现在不想。”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又怎么了?”

“孩子在旁边……”

“她一天20个小时都在睡!”

“可是……”刘皓声音不大,想来也是没啥充足理由。就是心里执拗而已。

“好吧好吧,拿你没辙。”叶修松开手,大摇大摆的走进厕所,“我自己去解决。”

刘皓听着浴室里叶修时高时低的哼着没有调子的歌,想到他是在做那种事,脸红的同时又有种也许是愧疚的心情。

 

叶修出来的时候,刘皓套上了大衣,看样子是准备出门。叶修也是被这只野猫折腾的不正常了,第一反应居然是他又要逃走,一开口就语气不善:“干嘛去?”

可能是被语气吓到,刘皓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我,出去转转?”

“我陪你。”

“不用了,你还没吃饭,在家好好休息顺便看着她……”

“哟,还知道关心哥了,不错嘛。”叶修缓和着语气,走过去搂住他的肩膀,“现在该休息的是你才对吧。”

“我就去给孩子买点东西,不远……家里不能没人。”刘皓还是坚持。

“沐橙马上过来,宝宝要用的她基本都买了。”

“……”刘皓不太高兴的皱了皱眉。

“她自己要过来的,说是想看看宝宝。”

 总不能拒绝别人的关心,但刘皓根本就不想见到苏沐橙。“那我去买点生活用品什么的……”

 叶修基本也能猜出他的心思,确认过苏沐橙五分钟就到,便不顾刘皓的反抗牵着他出了门。

“我帮你躲着沐橙,晚上孩子睡熟了,就不许再拒绝了啊。”



【TBC】


评论(16)
热度(483)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