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叶蓝】默契

★ 给 @一个郎朗 (๑•̀ㅂ•́)و✧ 的迟到生贺,我最好的搭档最棒的基友,生日快乐

★ OOC傻白甜流水账还烂尾

★ 未校对,可能会有很多错误

  

--------------------------------------------------------------------------

  “所以你是在邀请哥和你去度蜜月咯?”

    只不过隐晦的说了想趁春节假期出去走走,叶修不仅洞悉了蓝河的意图,还说的这么暧昧,搞得本来就有点不好意思的蓝河直接闹了个大红脸。好在隔着电话对方看不到,不然不知道又要被他嘲讽到哪天。

    最终只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那小蓝同志想去哪呢?”

蓝河听见他仿佛从室内走到了街上,有些嘈杂,便也提高了声音:“哈尔滨之类的?冬天就往北走吧。”

“又冷又远……哥怕你身体吃不消啊。”

吃不消的是你这个不爱运动的死宅吧!蓝河虽然也从事着相同的工作,休息的时候还是会去跑跑步或是朋友打打球之类。某人那就简直是家里蹲的典型了。

吐槽归吐槽,蓝河却也开始考虑另外的地点——哪里不冷又可以看到雪呢?

“英国吧。”

刚才说远的又是谁啊……

“又不太冷又有雪。小蓝同志对我的提议可还满意?”

蓝河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才发现对方看不到:“嗯,那就这么定了。”

该说是默契还是他太了解自己呢?只不过这种被人猜透想法的感觉好像并不坏。

 

行程当然是蓝河安排的,只不过为了省钱定的夜航似乎有些失策。蓝河自己全程都睡了过去,还一直枕在叶修的肩膀上。除了手机相册里留下不少把柄还被传回了某人的QQ,下飞机的时候叶修也不住的捏着肩膀,让蓝河着实有些愧疚。想着他一路也没怎么休息,满脸遮不住的疲倦,便把下一项伦敦眼的行程划掉,直接去了酒店。

说实话还是有些遗憾。

虽然叶修没什么情调,自己也不是满脑子愚蠢想法的小女生,但总还是对那些平常人的浪漫心生向往。

看着进了房间就倒头大睡的叶修,蓝河的愧疚感更深,轻手轻脚的开始收拾着行李。按照行程这两天应该都在伦敦附近,蓝河便想着把厚重的衣服都拿出来挂好。打开叶修的箱子才发现他只带了几件单衣,唯一那件棉袄现在就穿在他身上。想到这里,蓝河过去推推他,把外衣从迷迷糊糊的某人身上扒下来,再盖好被子以免着凉。

两个男人也没有多少衣服,收拾完毕看那人也没啥要醒的迹象,在飞机上睡得饱饱的许博远同学决定上街逛逛。

大部分英国人自营的商店在这样的冬天早早就关了门,蓝河也舒了一口气,毕竟剩下的店都是中国人开的,省去了连比划带猜着与人交流的尴尬。

过两天就要去苏格兰那边滑雪了,蓝河便着重看了一下滑雪服,样子不错质地也优良,蓝河很快就给叶修买好。围巾帽子也带着买了一些。

一时冲动给自己也买了小一号同款不同色的一套,却在回宾馆的路上越来越觉得羞耻,恨不得立马折回去退货——最终却还是没舍得。蓝河知道只要被他发现肯定免不了一番调戏,便连着包装压在了箱底。

 

不巧的是今年伦敦看起来还挺暖和,逛了景点,买了纪念品,吃了几顿不怎么好吃的英国料理,却一直没下雪。蓝河便把所有的期待放到了苏格兰。虽然爱丁堡没有下雪,但酒店前台说滑雪的地方肯定是会下的,这才放心下来。

前一天晚上蓝河才想起让叶修试了试衣服,幸好还挺合身。看到他穿自己买的衣服都感到高兴,自己果然是没救了吧。

反复强调第二天要去滑雪,却还是经不住诱惑被叶修折腾了好久。第二天还是叶修把蓝河从被子里捞出来的。

“说着滑雪,却还在睡懒觉啊。”

蓝河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又带着些许责怪的瞪了叶修一眼。

“蓝河大大对我昨晚的表现不满意?”

懒得和他拌嘴,蓝河忍着微微的腰酸下床洗漱,换衣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藏在箱子里的滑雪服搭在椅背上。

“……!”

发现蓝河盯着椅背上的衣服脸红的要命,叶修懒洋洋的抽着烟:“买了就穿呗,难道还打算回到G市再挂起来睹物思人?”

说着便站起来给他套上,再绕到前面帮蓝河拉好拉链,扯过围巾给自己和对方围上,摸摸蓝河的脸:“出发吧。”

一路上蓝河都低着头,怕像是情侣款的衣服被人指指点点。似乎是发现了蓝河的窘迫,叶修反而走过来牵住蓝河的手。

“都到这了,没人认识你的,英国人不怎么打荣耀。”

……

“再说了,英国这方面不是很开放嘛。”

……!

 

两个人都没滑过雪,蓝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雪。不过又不想请一个连交流都不通的教练,便租好了雪具自己扛上山去,却对着其实也没多陡的小坡犯了愁。

“蓝河大大先滑吧,我在后面保护你。”

——后面保护,也真亏叶修说得出口。

蓝河拿雪杖狠狠打了叶修的腿一下,便自顾自的站在了坡顶,虽然有些发憷,却又不想被叶修看扁,闭着眼睛滑了出去。

虽然还没过十米就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坡度的关系还顺着往下溜了挺长一段,吓得蓝河也没忍住叫出了声。

解了雪板爬回坡顶,发现叶修居然还在偷笑,蓝河气得不行又照着他的腿来了一下。

“蓝河大大的摔倒姿势可以给十分。”

“还好意思说我,你也去滑。”

“我说了,我在后面保护你!”

“那让我也来保护你一次啊?”蓝河挑起眉毛。

“啊,想抽烟了……”叶修环顾四周,生硬的转移话题。

蓝河又好气又好笑:“你该不是怕了吧?”

本来是准备激将的,但是蓝河显然低估了对方不要脸的程度。

“对。”叶修倒是很坦然。

“……”蓝河彻底没辙了。

但是又特别想看他滑下去的样子……瞟了眼叶修,他装备目前全都穿的好好的,蓝河便悄无声息的绕到他身后,突然从背后抱住叶修,用身体抵着他向前。

叶修踉跄了一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斜坡边缘,不得已只好滑了下去了。

很显然长期家里蹲的某人也不会有什么运动天赋,比蓝河更快的侧向摔在了雪道上,又向下滚了半天才停住。

这次叶修听到了蓝河夸张的笑声。

刚准备抬头批评一下蓝河这种过分的行为,却看到这家伙大概是笑的太开心没注意脚下,居然滑到在坡上,冲着自己刺溜过来。

伴随着小许同学短促的尖叫,叶修拿出了打荣耀的手速扔掉雪杖,在蓝河撞到自己的一刹那用双臂把他搂了满怀。

蓝河喘着粗气,眼里还残存着些许紧张和不知所措。

叶修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乐极生悲了吧。”

蓝河乖乖靠在他怀里没说话。任由叶修帮他拍干净了头发衣服上的雪,吻了吻额角:“还玩么?”

蓝河摇摇头。

叶修知道他吓得不轻又有些愧疚,也不点破:“那我们回去吧。”

 

至于两人到底花了多少时间从滑雪道上站起来就不提,只是就这么两下可把蓝河累的不轻,回伦敦的火车上,蓝河又全程靠在专用靠枕上一睡不起。作为补偿,睡得饱饱的蓝河同学当天晚上也就没怎么睡了。

 

回程的飞机是夜里十一点的,傍晚的时候叶修突然拉着蓝河出了酒店,让前台安排了打包行李的服务。蓝河很不解,两个人行李也不多,自己完全可以收拾,可是叶修什么也不说就招了出租,蓝河也就没多问。

直到到了伦敦眼的时候才明白。

“某个小朋友很想坐一次摩天轮吧?”叶修拉着他的手,侧过头朝蓝河笑。明明没有多帅,蓝河的心却快要挑出来。

嘴上倒是很犟:“没有啊,别坐了,待会误机了。”

“不会。”叶修拉着他坐上去,黄昏给整个伦敦眼染上了金色。

更巧的是,一直没下雪的伦敦突然飘起了雪花,蓝河也掩不住兴奋的看着外面:“我就知道会下雪的!”

叶修只是笑。

在伦敦眼到达最顶端的时候叫了蓝河一声。

吻住他。

在风景最好的地方。

 

——喜欢我么?

——嗯。

——真巧,我也是。


评论(8)
热度(69)
  1. 亚城木 梦叶Bellbear 转载了此文字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