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泰弗】Gank辣个吸血鬼

★ 想法来源微博上那个写日记的吸血鬼和刀锋战士

★ 除了名字和技能,和LOL完全没有关系,全然的OOC

★ 给我家女王的贺文,傻白甜,随便看看吧。

----------------------------------------------------------------------------

泰隆是没懂,他以为窗户上钉几块破木板是能够挡住谁啊?

 

事实上当天泰隆就徒手拆了木板,只是看周四的日记已经写了,才写在了周五的那一页。

 

你问那个吸血鬼?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就直直的倒回棺材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装死还是真吓晕了过去。

 

其实弗拉基米尔很胆小的,要不也不会这么多年窝在这里靠外卖而生。点个小哥,让Pizza送过来,这样。

 

泰隆也没懂,这么大的城堡这么舒服的雕花大床,这家伙为啥偏偏喜欢躺在棺材里。多挤得慌啊。一边钉着棺材,一边计算自己多久没睡过床了,铛铛铛,都快钉死了里面那家伙还没动静,看来真是吓晕了吧。

 

自己有长得那么可怕吗?泰隆自尊心有点受伤,走到镜子前端详了下自己,阴沉是有点,五官还是挺俊俏啊?

 

一边叹气一边把小刀往后一扔,砰的一声,估计是砸在吸血鬼那自制的破烂爪子上了,也不知道他怎么从那个没钉好的缝里就出来了。

 

不过,常年不出门的人,啊不,常年不出门的鬼,身体就是弱啊,一刀震得弗拉基米尔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泰隆有点无奈,Gank什么的,吸血鬼好像做不来吧,我刀锋之影的定位才是刺客英雄啊?

 

一个闪身绕到再一次吓傻的吸血鬼背后准备割喉。诶?吸血鬼弱点是啥来着?银器?糟糕了自己的小刀好像是铁做的。

 

这货回头开个大我要死啊!泰隆有点悲哀的想着。不对啊他怎么半天没动静?

 

泰隆拿小刀拍拍弗拉基米尔的脸,我滴个乖乖,又晕过去了?

 

估计是太久没吃饭了,不禁吓。

 

泰隆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人,这皮肤可真白啊,自己风餐露宿的糙汉不能比。就是身上有点凉,抱久了有点哆嗦。

 

棺材一时半会打不开了,把吸血鬼扒光往床上一放,盖好被子,自己也和衣躺下。

 

不对啊,他要啥被子,又没体温。

 

泰隆一把扯过被子自己盖上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那家伙还没醒,要不是昨儿抱上床的时候是平躺现在这人趴着了,泰隆还真以为自己把他吓死了。

 

堂堂正正一大活人吓死了一只鬼,出去能吹逼一年。

 

晃了一圈没找到吃的,泰隆决定点个真正的外卖。就pizza吧。

 

“傻逼刀锋,本大爷的裤子呢!“

 

泰隆慢悠悠晃进卧室,发现顶着一头乱毛的吸血鬼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暗红色翻领蕾丝衬衣真好看啊ˋ( °▽、° )

 

“太脏,都扔了。”

 

“扔了?!“

 

”急什么啊,给你找一条哈。“

 

泰隆拉开吸血鬼的衣柜,发现一溜的宫廷风衬衣,白的黑的深绿深红深蓝,繁复的花边低调的珠宝扣子,看起来闷骚的不行

 

视线下移,一溜的带跟绑带长靴。

 

没了。

 

“你裤子放哪了?”

 

“本大爷就那一条裤子!“

 

“……” 泰隆无语。

 

“给本大爷捡回来!“

 

“……垃圾车很早就走了。” 摊手耸肩,不是我的错。

 

“啊啊啊啊,你滚!“

 

弗拉基米尔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下床直接穿了靴子,走到桌子前检查自己那副爪子——昨儿被小刀划了不浅的一条口子。

 

“你哪儿来的哪儿去,别在我这晃荡,弄丢本大爷的裤子,钉死本大爷的棺材,你还想干什么?”

 

想干你啊。泰隆腹诽。

 

白花花的大腿在衬衣下摆和靴子中间露出来了。慎以前说过,这在霓虹叫啥,绝对领域?

 

别看慎那种人,自诩什么正义忍者,内心猥琐的不行。

 

咳咳,扯远了。

 

说干就干,泰隆遵从自己的欲望潜了过去,这个傻缺吸血鬼,还在心疼的摸自己的那副破烂爪子,完全不知道这个刺客已经摸到自己身后准备gank,不,是干,他了。

 

“你干什么!“感受到有手摸到自己大腿的时候,弗拉基米尔直接跳了起来。

 

“干你。”泰隆的手越摸越高。

 

弗拉基米尔吓坏了,直接开了血池加鬼步开始往房间外面冲。

 

昨儿就是这样溜出棺材缝儿的吧。泰隆了然,开了大招隐身追了过去。

 

于是吸血鬼从血池里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的那一刻,直接被某个刀锋抓了正着。

 

Gank成功!

 

吸血鬼身上挺冷的,一点温度没有,泰隆可不介意用自己的身体把他给捂热了。从内到外的。

 

谁让你只有一条裤子还被我扔了,长驱直入不在话下。

 

然疯爱。

 

First Blood。

 

 

……

Pizza送来了。有点冷了。

 

泰隆撕了一块吃的开心,对面那个家伙鼻头红红眼睛湿润,即便给他垫了三层垫子他也只能虚虚的歪在椅子上,可怜兮兮的盯着泰隆。

 

“怎么不吃?“ 泰隆撕了一片递到弗拉基米尔嘴边,”啊——“

 

嗷呜。弗拉基米尔一口咬在泰隆手上,狠狠的咬出了血。

 

然后用力的吮吸。

 

“啪!“泰隆一巴掌拍到他头上,”松口。“

 

弗拉基米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忌惮他斗蓬里的小刀,还是愤愤儿的松了口。

 

”吃这个。“ 递过去Pizza。

 

“没有血吃我会死的。”

 

“你不本来就是死的吗?”

 

“饿,要血QAQ“

 

“好好好,先吃了这个,明天给你捉只兔子可以吧?”

 

“要人血……“

 

“没条件可讲!”

 

“很饿……一只羊可以吗?“

 

“准了。”



-------------------------------END--------------------------

评论(1)
热度(11)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