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无声告白】【杰克/内斯】祈愿01

★ 有没有02并不知道,刚看完无声告白的鸡血脑洞

★ 小学生文笔,题文无关,如果有结局尽量HE

----------------------------------------------------------------------


         内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以至于在哈佛放假后,他拖着行李首先敲开了邻居家的门。

         那天已经很晚了,只是母亲不意外的又在医院。杰克庆幸傍晚拒绝了女孩子的邀约,否则可就要错过内斯了。

         只是面前这人显然和人打架了——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是伤,右脸颊还有明显的红肿。来不及过问,杰克赶紧帮他把行李搬进来,让他在沙发上,自己去找急救箱。

         “我不能这样回家。”内斯的声音还有些沙哑,“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杰克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准备拿些药给他手臂上的擦伤抹上。

         内斯把手一缩:“我在学校处理过了。”

         杰克暗自苦笑了一下。即使那天在湖边,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内斯对自己,毕竟还是客气又生分。如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他一定不会来找自己。

         “还是上点药吧,你们学校的医院水平可真差。这看起来大约是发炎了,得再清理一下,否则会感染的。”

         内斯沉默了一下,便没有再拒绝。天知道他根本没有去医院,只自己用水冲了冲,随便抹了些酒精就赶去火车了。

         那群人找上他的时候学校已经放假了,第二天内斯就回家了。想必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他们大约也只是想趁着圣诞假期前教训内斯一顿而已。哪里是打架,十几个人拳打脚踢一顿,然后就骂骂咧咧的走了。

         “我哪知道那个女生有个这种男朋友。”杰克给他脸上的伤上药的时候很专注,内斯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便撇开眼神,打破了沉默。

         杰克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干嘛招惹有男朋友的女孩子?”

         内斯颇有些生气的反驳:“她搭讪我的时候明明就说她是单身。”

         杰斯挑挑眉毛:“看来很受女孩子欢迎啊,有着东方神秘气质的男孩。”

         虽然语言轻佻,内斯也听出他的语气没有什么恶意:“哪里比得上你。”

         “不管你信不信,”处理好最后一个伤口杰克收起了药水和纱布,“毕业之后我可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

         内斯笑着看了他一眼,显然是不相信的表情。

         杰克也不再解释:“我给你拿点冰块,你把脸上红肿的地方敷一下。”

         “可能要多打扰你几天。”内斯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你知道,虽然家里已经好了很多,但是爸爸妈妈还是会担心我在学校和同学处不好。”

         “莉迪亚的事过去了那么久,我不希望这点小事又勾起他们伤心的回忆。”

         “脸上的伤好了我就回去了。应该要不了太久。”

         杰克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杰克执意把自己的床让给内斯睡,内斯拗不过他。杰克告诉他自己可以母亲的房间休息,可是他并不清楚母亲什么时候会突然下班回家,所以等内斯睡着后他挪到了沙发上,给母亲留了字条,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

         只是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杰克明白并不是沙发太窄的原因。

         他悄悄走进自己的房间。那个人呼吸平稳,大概是累极了,睡得很沉。

         静悄悄的靠着床边坐下,借着月光几乎贪婪的看着他的脸。过去由于两人关系不好,内斯留给他的几乎只有不耐烦的表情和迅速消失的背影。

         杰克缓缓的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内斯被子下露出的右手。一如他的感情一样小心翼翼。

         十多年了,还如最初那般喜欢。


评论(3)
热度(32)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