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无声告白】【杰克/内斯】祈愿02

★ 03可能就完结了吧

★ 小学生文笔,题文无关,越发傻白甜了【躺

--------------------------------------------------------------------


         一方面,杰克希望内斯的伤能快些好起来。晚上靠在他床边假寐的时候,偶尔听到内斯由于身上的淤青被触及,或是翻身蹭到伤口时发出无意识的呜咽。另一方面,也清楚的知道一旦伤好,内斯绝不会在自己家多逗留哪怕一天。更何况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内斯再怎么隐瞒,到了假日当天也不得不回去了。

         杰克的母亲一如既往的忙,可能是因为快要放假,更是没日没夜的待在医院。杰克白天要去工作,晚上就把晚饭和第二天内斯的早午饭带回来。由于害怕被隔壁的家人看见,内斯只好百无聊赖的待在家里。

         不知不觉对每天傍晚杰克的归来有了些许期待。

         杰克之前鲜少看到内斯对自己笑,最近却总在进门的时候看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和亮晶晶的眼睛。杰克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内斯何曾对自己如此友善。直到几天以后杰克才猛然记起,那片刻的欣喜和眼底的期待,和当年在泳池被摘下眼罩后,内斯转瞬即逝的表情一模一样。

         虽然每年都只有自己和母亲,但杰克还是陆续买回些圣诞气息的物件,拜托内斯白天帮忙装饰一下家里。也会顺便带些有趣的东西送给内斯来打发白天的无聊时光。有时候是一个小小的木制口琴,有时候是几个奇形怪状的魔方,或是商店新出的天文杂志。内斯起初是拒绝的,但是杰克执意如此,并且强词夺理的说是自己要买,暂时借给内斯而已。兴许是确实无聊,内斯就接受了他的好意。

         每天很安心的睡到自然醒——在杰克的床上。然后在到处都是杰克气息的房子里,帮他打理圣诞装饰,看书,发呆,吃着他准备的食物,等他回家帮自己换药,两人聊聊天看看电视节目,然后各自去睡觉。这在一年之前绝对是不可想象的。那时汉娜的话已经让内斯动摇了自己多年的印象。这几天的相处,更是让内斯觉得愧疚,不管是邻里以来的恶语相向,还是莉迪亚的事情上对他的不依不饶。

       很想跟杰克道歉。可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内斯反而无法开口了。

     “周末想去弄个圣诞树,下周就圣诞了。”两个人坐在地上吃中餐馆的外卖,杰克突然想起。

     “我记得我家过去都是在市中心那家礼品店定的,他家的树都打理的很干净。”内斯回忆起家里每年的节日气氛,突然意识到自己必须赶紧回家了,上次和母亲说好二十三号一定到家。

       杰克摇摇头:“我这个月工资不够了。”

    “我有。”内斯摸摸自己的口袋,“奖学金还没有用完。”

      杰克抬头看了他一眼,内斯顿时意识到是不是伤到他的自尊心,有些后悔开口。所幸杰克只是笑了一下:“不用买的就行”

      内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杰克起身去阁楼翻找了一下,竟是拿出一把陈旧的电锯朝内斯得意的晃了晃。

    “你愿意陪我去后山砍一棵吗?”

     从小就规规矩矩的内斯显然没做过这种事:“你会?”

    “不会。”杰克耸耸肩,“也不会多难吧。自己动手做一棵圣诞树,想想就很帅啊。”

   “好吧。”内斯承认自己也很想试试这种事情,爽快的答应下来。

 

       说是让内斯帮忙,杰克却至始至终都没有让内斯干任何体力活。无非是帮他拿着围巾帽子,或是把绳子系紧,甚至是从后备箱拿点水来喝,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喂,我可不是你的女朋友,怎么也得给我点像样的工作吧。”内斯抱着他的围巾看着杰克在大冬天里忙的满头大汗。

     背对着内斯杰克一点没掩饰自己的笑意:“你还是伤员,万一再添点彩,你可真要跟我和妈妈一起过圣诞节了。”

  “谁要跟你过圣诞。”内斯嘟嘟囔囔的,却也知道杰克是担心他。

  “好啦。”杰克终于把那棵松树拖到了车附近,“李先生,搭把手?”

    两人费劲的把树放进后备箱,杰克拍拍手上的木屑:“还有啊,修剪的形状也需要你设计,明明就帮了我大忙啊。”

 

        整个周末,内斯都站在门口指导着院子里的杰克修剪那颗松树。期间几次碰到李家夫妇带着汉娜出门,内斯都一脸慌张往房间里钻,那样子逗笑了杰克。

     “这么远他们看不到你的伤的。”

    “我是怕他们看到我本人!”内斯用看白痴的表情瞥了杰克一眼,“我该怎么解释我放假了不回自己家却住在了你家?”

       杰克笑的很开心,一不小心就剪缺了一块。

     “你是白痴吗!”


评论(3)
热度(31)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