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无声告白】【杰克/内斯】祈愿03 END

★ 完结

★ 小学生文笔,傻白甜,仓促的HE!HE!H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这个故事的结尾里所有人都在渐渐好起来,所以希望在我拙劣的文里,也能给杰克一个好的结局


----------------------------------------------------------------------

03

         “难道你是疤痕体质?”杰克摸摸内斯脸上还有一小块没有消去的淤青,“不过我倒是有个应急的办法。”

         说着杰克去拿了薄荷味的漱口水,倒了一点在海绵上,轻轻拍到伤口处:“据说这个可以消去陈旧的淤青,不知道管不管用,试试吧。”

         内斯有点怀疑的嘟着嘴。不一会杰克便拿来镜子给他看:“看,好多了!”

         果然,淤青不仔细看已经没法发现,至少表面上看上去毫无异样。

         “好了李先生,你可以放心的回去了。就算明天魔法消失你也可以说是撞到柜子上之类的蒙混过去。”

         “你怎么那么多奇怪的点子。”内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去帮我看看妈妈在不在花园。”

         “早就帮你探好了,现在出去没问题的。”

         “那,我走啦,这几天谢谢你了。”内斯磨磨蹭蹭的走到门口,倒是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

         “嗯,你现在,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吗?”杰克笑着调侃。

         内斯倒是一下子觉得脸上烧了起来:“……废话。”

         “那,”杰克的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我们算朋友了吗?”

         “……”内斯不知为何有些生气,拖着箱子拉开门就要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那一瞬间看到杰克的表情有点落寞。虽然看到内斯的眼神,他又笑的一如往常。可是不知道怎么了,那个低头的表情让内斯心都疼了。

         “那,那还用说吗!”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结巴,“之前,之前的事,我…很,很抱歉。”

         “我不是那个意思!”杰克怕内斯觉得是自己在怪他,“我只是……”

         “我知道。”内斯看他慌张的样子也笑了,“好啦,我走了,圣诞快乐。”

         “你也是。”

         直到内斯走出很远,杰克才小声说了句:“以后有空再来玩。”

 

         虽然一直都只有自己和母亲,但是今年平安夜,杰克觉得有点寂寞。

         人啊,都是这样。愿望总是那样的得寸进尺。曾经只希望内斯能够不那么厌恶自己就好,可是他住进自己家后,又奢求能够和他成为朋友。相伴了两周,还得到了作为朋友的肯定回答,却开始奢求他能一直一直的陪伴自己。

         太奢侈的祈愿了。连许愿的时候都不敢说给上帝听。也可能,这深入骨髓的,伴随着杰克成长的感情早就被上帝知晓,而上帝也无能为力罢了。

         

         二十五号早上,杰克被敲门声惊醒。妈妈显然又去医院了,已经见怪不怪。杰克有些奇怪,睡眼惺忪的拉开门,竟然看到了最想看到的人。

         内斯和汉娜站在门口:“圣诞快乐!”

         “圣……圣诞快乐。”杰克尽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却压不住上扬的嘴角。

         “我,我想说,该给你一份圣诞礼物。”内斯递上一个盒子,显然不是早有准备,包装不是很整齐,蝴蝶结也有些歪。

         “是我帮内斯包起来的。”汉娜抢先说,顺便递上一捧花:“圣诞快乐!”汉娜长高了不少,虽然容貌看起来有几分像莉迪亚,但显然她活泼开朗了许多。杰克接过她的花,和她互吻了脸颊,汉娜在只有他俩看得到的距离里,迅速又俏皮的冲杰克眨了眨眼睛。

         “……你们等等!”杰克其实给隔壁家的两个孩子都准备了礼物,只是到昨天都还在犹豫要不要送到李家去。没想到他们俩倒是先来了。

         内斯给杰克的是一个造型繁复的沙漏,据说是哈佛的纪念品。杰克给内斯的是一个星空球,攒了两个月工资才买下来的,是本地的礼品店里最大最漂亮的一个。给汉娜的是一个可爱的布偶兔。

         内斯和汉娜在杰克家客厅你一眼我一语的谈论了一下父母选礼物的糟糕品味和圣诞大餐的菜色。汉娜很喜欢和杰克说话,杰克的每句话都能逗笑她。两人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准备离开。

         送他们出门的时候,杰克终于还是把那句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你们,有空可以经常来玩。”

         汉娜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一定的!”杰克又看向内斯,内斯微笑着点了点头。

         杰克觉得这真是最棒的一个圣诞节。

 

         内斯剩下的假期,几乎每天都会来找杰克,有时候带着汉娜,有时候是独自一人。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内斯返校的时间。

         最后一天晚上内斯来找杰克,两个人聊到了很晚。已经忘记是什么起因,开始喝酒。一开始说是喝一点,只不过一边聊一边喝,不知不觉开始有些醉。当然,内斯的酒量更差,也变得更加多话。

         “喂,杰克。”内斯在地毯上翻了个身,和杰克面对面,两人离得前所未有的近。杰克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知道不是因为酒。内斯的脸红红的,眼睛里因为酒精蒙着一层水汽,亮晶晶的。

         “虽然我们都这么要好了……”内斯含含糊糊的说,“可是我那天都求你了,打你了,你居然还是没有说……”

         杰克的心跳的飞快,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

         “你说,你以为莉迪亚告诉我……可是莉迪亚那时候已经不和我说话了……”内斯说到莉迪亚,开始有些红了眼眶,“如果我多和她说话……”

         “我知道不是坏事……”显然内斯不愿意继续莉迪亚的话题,“我完全相信你……知道不是你的错,但是……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啊……总觉得……”内斯又凑近了一些,杰克能够感受到他呼吸里的酒精。

“总觉得……那件事是关于我的……”

         “不关我妹妹,不关任何人……”

         “你是不是有什么关于我的事……没有告诉我……”内斯笑的有点调皮,“就算你说我坏话,心里讨厌我,或者在背后暗算过我……”

         “我也,也不会生气的哦……”

         “所以,告诉我嘛……”语气里居然有些撒娇的意味。

         

         可以吗?

         真的可以说出来吗?

         他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虽然杰克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他压抑他,不要奢求太多了。如果真的说出来,这种做梦都希望的和谐都会被打破。十多年以来第一次和内斯相处的这么好,真的要亲手毁了这种美好吗?

         可是另一个声音又在小声的鼓励,万一呢?万一内斯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意,可以包容自己不会怪自己呢?

         兴许是酒精的作用,兴许是多年压抑的感情再也无法压抑,兴许是侥幸的希望内斯就算讨厌,酒醒之后也不会记得,也可能只是,杰克想这么做了。

         他倾身吻了内斯。

         吻了内斯的嘴唇。

         就算亲吻过很多女孩,这一次,杰克还是克制不住的发抖了。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就分开,杰克却觉得世界都在眼前如烟花般炸裂。就算马上世界末日,也足够了。

         “这就是,莉迪亚没告诉你的,而我现在想告诉你的事。”

         声音都在发抖,杰克虽然勉强看着内斯,心里却是等待宣判的绝望感。

         静了两三秒,内斯噗嗤一声笑了。然后他搂住杰克的脖子,又吻了上来。

         这次时间久了些,虽然还是单纯的双唇相接,心里却酸酸涩涩的。

         “什么时候……为什么……”杰克喃喃,他的大脑已经当机。他想过一百种结果,唯独没有这一种。

         内斯知道他在问自己,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喜欢他。只是一向清醒的大脑被酒精干扰,只是闪过了一些片段。

         可能是他往自己脸上抹漱口水的时候。

         可能是他剪缺了圣诞树的傻笑。

         可能是他带回来的合心意的小礼物。

         可能是借宿他家的夜里偶尔醒来看到他趴在自己床沿的时候。

         也可能更早,是那次在湖边解开心结的时候。

         还有可能,是小时候在游泳池时,睁开眼睛那一刹那。

         内斯理不清也不想理清,他只能笑笑,嘟嘟囔囔的说了句“不知道啊”——

         然后再一次吻上去。



END

评论(4)
热度(36)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