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阴阳师】【狗崽】这只狐狸有点蠢

★ 实在想不出标题

★ OOC/烂文笔/傻白甜

★ 许愿狗子

-----------------------------------------------------------

妖狐是阿妈用碎片拼出来的。

不知道为啥,寮里的式神一水的妹子,阿妈也乐意宠着这些小姑娘,每天刷刷悬赏做做任务就给放假,吃穿用度还都供着最好的。很久之前倒是有个小黑,只不过心思不在打架也不在泡妞,有天说要出去找弟弟就再也没见回来。

恰巧上次百鬼看到这小崽子又帅又厉害,想着家里姑娘们也都到了年纪,便谋划着接回家看能和哪个丫头培养下感情。

鲤鱼精不开心了——这不是之前心怀鬼胎的那个男狐狸吗?小姑娘间没什么秘密,一时间式神们都对这只狐狸有了忌惮之心。阿妈的计划虽然没有落空,但看在这崽还乖巧,便养了下来。

妖狐倒是对自己的不受欢迎不太在意,每天跟着打怪升级,没事就抢姑姑的火突突,或者腆着脸找神乐要了疾风突突,回家吃了达摩再调戏下小萝莉们,窝在结界里打打盹,过的也甚是滋润。

唯一不怕他的就是跳跳妹妹了,妖狐也乐意和这个小姑娘待在一块,被她摸摸耳朵撸撸尾巴,大概是一天种最舒服的事情了。

“嘿,小丫头,小生是不是你见过的最厉害的妖了!”今天一口气突死了大蛇,妖狐靠在结界里跟跳跳妹妹吹了起来。

“还是姑姑比较厉害!”跳跳妹妹摸着妖狐的尾巴,耿直的反驳着。

“那,那,小生一定是男妖怪里最厉害的!”

“以前小黑哥哥在的时候,还是小黑哥哥厉害。”

“他是人形的妖怪,不算。”妖狐换了个姿势扑扇着耳朵吸引跳跳妹妹来摸摸。

跳跳妹妹也没想通为什么人形的妖怪不算,正准备点头附和,突然想起了什么:“唔,虽然那是个坏妖怪,但是他才最厉害。”

“谁!”妖狐不开心了,想听句夸奖怎么这么难呢?

“好像是叫大….大狗子?”跳跳妹妹站起来用手比划,“他的翅膀展开有这——么大。”

妖狐不说话了,气鼓鼓的想,既然是个坏妖怪,下次一定要打倒他。

大狗子?这名字也太不帅气了,一定很弱,哼。

 

遇见大狗子的时间比妖狐想象的要快多了,因为他还没把要和这只狗较劲的事给忘掉。而且并非是在战场上,而是阿妈画符召唤出来的。

那妖也不叫大狗子,叫大天狗。

跳跳妹妹看到那黑色翅膀的一瞬间的就吓的哭出来,妖狐不得不把她搂住轻声安慰。阿妈兴奋的嘀咕着我脱非了之类听不懂的话,随便扔下一句“要好好相处哦”,就出门去找隔壁的闺蜜炫耀去了。

刚被召唤出来的大天狗还有些虚弱,没有刻意的散发妖气就走进结界去休息。妹子们看他消失在视野才开始嘀嘀咕咕的,不知道为啥阿妈会为了这个坏妖怪而不宠她们了。

妖狐哄完跳跳妹妹,看到大家都还有些惊恐,一时间作为男妖怪的保护欲爆发了出来:

“看他刚才那样也没有很强嘛,以后他要欺负你们,小生会保护你们的!”

姑娘们虽然一脸的不相信,想着妖狐状态好的时候也是一人突死过大蛇的,还是稍稍安心了一些。

所以说后来姑娘们知道这妖狐居然跟这大天狗打架打到床上去了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个故事说来就话长了。

一开始,作为寮里唯二的男性式神,自然是各方面都要比一下的——其实只有妖狐这么想——从打架的输出到吃饭的饭量到受妹子欢迎的程度——妖狐勉强在后面两项上取胜。

大天狗从一开始就没把狐狸放在眼里。毕竟是个SSR,除了有SSR的输出,还要有SSR的气质。

后来,多年的失踪人口小黑居然回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终于找到他弟弟了。

对此阿妈表示热烈欢迎,姑姑很疑惑的跟白狼抱怨那真的是他弟弟而不是情人什么的吗?白狼正直的表示,小黑说是那就是。

有了小黑,加上大天狗雷打不动的输出一号位,妖狐一时就清闲了下来。除了偶尔去打打大蛇,大部分时间都在结界里度过了。

妖狐不甘心啊,小黑就算了毕竟早早就六星了,可是那个和自己同为四星的狗,为什么阿妈对他青眼有加对自己就完全忽略了呢?

这种情绪当阿妈捧着四个四星达摩,头也不回的走去大天狗房间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明明是小生先来的,而且小生满级好久了,那只狗明明还没到30级呢。

只不过面上当然是不敢违抗阿妈的,妖狐想了想,捏了捏自己脚上的肉球,嗯,还算厚实应该不会有声音,不如晚上去把达摩偷了来。

说干就干,晚上庭院里熄了灯,姑娘们都早早的去睡美容觉,妖狐提着个灯笼,蹑手蹑脚的摸过去了。大天狗果然就没睡,看着门上的剪影似乎是在看书。第二天似乎是在写字。第三天似乎是在品茶。第四天……第四天妖狐不记得了,只知道醒过来就在自己床上了。

出去吃早饭的时候听到姑姑和白狼在聊天:“那小崽子昨儿不老实睡自己房间……累的我……”妖狐吓出一声冷汗,该不是姑姑把自己拖回房间的吧?姑姑力气原来这么大。

晚上看来有点困难,妖狐决定白天去试试。这天趁着姑姑狗子小黑和阿妈都出去退治妖怪,妖狐终于摸进了大天狗的房间。

再不抓紧时间,狗粮就要被他吃了啊。

大天狗的房间意外的很整齐,淡淡的檀香和墨香混杂在一起,炉火烧得很温暖,妖狐一进去就舒服的耷拉下耳朵昏昏欲睡,好一会才想起自己的使命。

在哪里呢……

翻了好久也不见那几个四星达摩,倒是看到了桌上大天狗写的字。

【狐作公子身,提灯夜游春】

旁边还有个剪影,看起来是随手画的,看起来有点……有点像自己?

妖狐一时间没太反应过来这句诗和画的意思,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阿妈他们回来了。

妖狐顿时有点慌乱,手忙脚乱的窜出了房间,躲回结界装睡。

 

大天狗看到自己的画上一团爪子的墨迹。

妖狐怎么也没想通自己白白的爪子是怎么变黑的,坐在池塘边洗了好久。

 

虽然说白天吓得不轻,晚上还是要继续去偷达摩。今天回来瞥见大狗子的头上已经lv29了,妖狐还是很有忧患意识的。今天一定克制住不要睡着。

不过这次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好不容易又来到大天狗门口,没想到障子哗啦一下就开了,里面伸出来一只手,麻利的把妖狐提进了房间。

“我以为那天把你抱回去你能老实点。”

妖狐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那天根本不是姑姑而是眼前这家伙把自己弄回去的,脸上烫的可以煎鸡蛋。

“看来不教训一下你是不行的,小贼。”

“小生才不是贼呢,那几个达摩……喂!”妖狐在可能被揍的恐慌中还不忘顶嘴,直到他发现这个狗直接扒下了他的裤子!

“你你你……”妖狐慌张的用尾巴去拨弄大天狗的手,碍事的尾巴被翅膀很快扫到一边去了。

“狐作公子身,提灯夜游春。”大天狗贴着妖狐的耳边吟出纸上的诗句,“一起吧。”

可怜妖狐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就已经被吃干抹净了。

 

妖狐有没有感受到春天我们尚不得知。只知道巡夜的姑姑路过的时候不禁感慨:“这春天可还没到啊……”

嗯,阿妈当时带回狐崽的初衷,也算是实现了吧。

 

“嗯….啊….臭、臭狗子,那几个四星达摩,唔……是小生的!”

“嗯,你是我的。”


评论
热度(148)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