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叶皓】【ABO】强制标记后续 06 (剧情正文End 番外很快就来)

★ 这坑我们终于还是填了。正文是两年半以前,最后一次更新也是一年半以前了。之前很多跟文的小天使可能都忘记这文这圈子了,真的很抱歉~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迟来的结局

★ 番外【你们懂的】  @一个郎朗 (๑•̀ㅂ•́)و✧  太太也会在近期发出来

★ 前文指路 正文  后续01  后续02  后续03  后续04  后续05

★ OOC大概会有,欢迎剧情捉虫,不接受道德批判

-------------------------------------------------------------------------

    和嘉世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两点,本来准备中午前后再去的两人上午就出发了。 在刘皓的强烈要求,叶修也戴上了帽子和墨镜。

“这样不是更显眼吗,天气还很热啊。”叶修嘟囔着,“再说哥的气质是这帽子眼镜能遮的住的吗?”

“就你还有什么气质。”刘皓一边检查包里的东西一边下意识的回嘴。没有听到意料中的回应,有点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叶修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笑什么?”刘皓有点没好气。

“没什么。”

即使不是什么好话,叶修也听的很受用。这个家伙自从收到嘉世的邀约,心气渐渐都回来了,整个人都显得很有精神,和之前阴暗的,颓败的,甚至有些畏缩的样子不一样了。这才是叶修印象中他该有的样子。更何况,这无伤大雅的嘲讽,也算是对自己放下了些戒心,觉得轻松的表现吧。

叶修多少也猜到了些他的小心思。虽然有些担心他的身体还能不能适应职业的高强度竞技,但更重要的,还是希望他能过他想要的生活,成为他自己想成为的样子。虽然多少有些自恋,但叶修知道他需要自己的支持。

刘皓在他意味声长的眼神里有点不知所措。叶修不想多解释,走过去揉了揉刘皓的头发:“走吧。”

刘皓埋怨的瞪了叶修一眼,最后在镜子前整理下头发。

 

先去商店逛了逛,给小丫头买了些衣服和玩具。在室内再戴着帽子和墨镜就太奇怪了,两人便摘了下来。

“别担心,这么多人都带着孩子,哪里有人注意我们。”叶修在结账,对着有些紧张的站在远处的刘皓说。

刘皓刚点着头,不经意转头间看到顶楼电影院门口有人举着个长焦镜头对着他们这。

叶修背对着那个方向并没有发现。但是看到了刘皓有些惊恐的表情:“怎么了?”说完要去牵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

刘皓非常迅速的躲开了叶修,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那个人的镜头就没有放下过。

叶修皱皱眉,准备回头顺着刘皓的眼神回头看一下,刘皓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下意识喊了一声:“叶修!”

“嗯?”

“没,没什么。”刘皓勉强笑了笑,“可能有点紧张,头有点疼。”

叶修很快忽略了后面,赶紧把刘皓拉过去:“严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刘皓这次没有拒绝的被拉过去,也没有拒绝叶修在他额头上安抚的亲了亲。

“没,没事,我……可能也有点饿了。”

叶修看了看时间,确实也逛了挺久:“去嘉世附近吃饭吧,也不早了。”

刘皓为刚才那一瞬间,作着最坏打算却不愿意暴露叶修的行为感到吃惊。明明比起退役的他,自己才是更害怕舆论的人。

可是即使这样他还是不希望叶修和兴欣因为自己受到任何负面影响。

 

临近时间,刘皓又死活不让叶修进去了:“本来你出现在嘉世就很奇怪了,还推着婴儿车,正好她也睡着了不会闹。你就到对面咖啡厅等一下有事我再叫你。”

“放心吧,”叶修打了个电话,“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看合同的,我不去怎么行。”

说着话就走来了一个刘皓有点眼熟的短发姑娘,叶修跟她交代了几句,她笑得挺坏,豪爽的拍了拍叶修肩膀,便推着婴儿车在旁边沙发上坐下了。

“走吧?”叶修站起来招呼刘皓,看他一脸疑惑只好解释了一下,“之前队里的分析师你不记得了?前段时间也当妈妈了,我让她帮着照顾下我们…我的女儿。”

“……”

叶修凑过去小声说:“我只说陪你来签合同,没说我们关系。快点要迟到了。”

刘皓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了?”叶修对着嘉世新经理的疑惑眼神满不在意的解释,“我陪我朋友来签合同。”

嘉世的新经理脑子灵活说话也耿直,半开玩笑的说了句:“你们关系现在这么好,叶神有没有兴趣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啊?”

叶修笑了下摆摆手:“我已经退役了。”

经理了然,和刘皓开始商讨合同细节,叶修一开始还听了听,看刘皓在这种暗藏玄机你来我往的交锋上丝毫不占下风,就无聊的在旁边找了个电脑玩。

“没有什么问题,请您再确认一下您的个人信息就可以签字了。”经理把笔递过来,“特别是伴侣,如果有什么差错被媒体曝光会比较麻烦。”

刘皓几乎下意识的想要去看叶修,幸好克制住了。他想起了今天的那个长焦镜头。

叶修敲着键盘的手也不易察觉的停顿了一下。

“没有问题了。”他听见刘皓提高了声音确认,知道他已经签了字。

经理沉默了一会,看了一眼叶修,叶修背对着他们,游戏打得风生水起。又盯着刘皓看了好一会,刘皓也毫不示弱的看回去。

“那好。”经理把文件都收好,“我会和战队那边沟通,最快下周就会开始季前训练,他们会通知您的。合作愉快。”

“谢谢了。”

 

“刚才……”刘皓抱着一直哭闹的女儿哄着,有些犹豫的开口,“因为是婚姻状况,所以我……”

“我知道,”叶修把面扔进锅里,“我又没怪你,我说了等你恢复好了,都听你的。”

“我……”刘皓一时想了很多,想把可能被拍的事告诉他,又想跟他说自己已经计划一旦复出就去登记,“我其实……”

“叮咚!”

家里门铃却在这时候响了——应该是陈果她们结束采访又跑来看孩子了。

 

“我的天啊你在做饭,能吃吗?”

“我们叫外卖吧叫外卖吧!”

“就是啊……你们想吃什么?不然吃烧烤?”

 

人群热热闹闹的,刘皓只好把一肚子的话都咽了下去。

 

 

第二天是星期天,难得小丫头晚上没闹,刘皓睡到了自然醒,刚起床就看到叶修坐在电脑前,竟然没有在打游戏,倒是像在刷论坛。

刘皓觉得奇怪,刚起床还有些不清醒,便走过去想看看他到底在看什么。

“厨房有粥,先去吃饭。”叶修没回头,但是语气很强硬。

已经晚了——刘皓看到了屏幕上有自己的名字,被叶修迅速划过去的照片上,那个背影是叶修昨天穿的衣服。

刘皓一下就清醒了,心砰砰砰的跳,早起的低血糖甚至让他有些头晕。

叶修听着背后没动静,知道还是被看到了,叹了一口气,起身把几乎僵住的刘皓搂进怀里。

“是我的错,昨天没帮上你还闹出这种事。”

“他们…网上,怎么说?”刘皓语气还算平静,但叶修感觉到他身体在抖。

“……”知道骗他是没用的,只好含糊一点,“不太好,但是……”

正想着怎么安慰刘皓,刘皓的手机响了。

是经理。

 

“那个人是叶修吧?”

“……”

“网友目前还在猜测,大部分都不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那个人是叶修。但是你必须对我说实话,这关系到后面的处理。”

“……是。”

“我昨天就多少猜到了。”经理的语气完全谈不上好,“为什么昨天不说实话?”

“我们还没……登记……”

“那小孩是怎么回事?!你才恢复Omega身份多久?”

“……”

“ok,你们的私事我管不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本来准备下赛季让你低调复出,现在舆论已经爆炸,低调是不可能的,如果引导不好,我们可能会推迟你复出的时间。”

“……”刘皓清楚这个推迟有可能就是不会再有机会,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两种选择,1.现在解约,从头再议。2.我们马上公布你在嘉世已经注册的消息,明天组织记者会。我们根据会后的走向决定接下来的策略。”

这无非是一个死刑,一个死缓。

刘皓痛苦的闭上眼睛。他清楚自己目前的状况——禁赛刚解除,恢复Omega没多久,就被爆出孩子都有了,还被猜测是叶修的。舆论对自己大概都只会是负面的。发布会大概可以减少对叶修的负面影响吧。

叶修拿过电话:“安排发布会吧,我也去。”

“你别……!”刘皓慌忙阻止。

经理抢了先:“不好意思,我们并不准备正面回应那个背影是您的猜测。”

“……”叶修表情突然很恐怖,“你们想利用他的个人生活炒作?”

“……”

“如果舆论方向好,就可以以刘皓的伴侣到底是不是我这个猜测来为嘉世继续吸引眼球。如果舆论导向不好,你们就和他解约,兴欣的粉丝并不会怪你们借我炒作,而只会把责任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对吧?

你们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想向公众解释他的个人生活,而是借他让嘉世重回人们的视野吧?”

“叶神,”经理突然语气一转,“您现在既不是他的合法伴侣,也和我嘉世毫无关系,我们完全有理由不公布这个关系,也可以拒绝您的出席。”

“但是你们要公布的事情实际和我有关,你很清楚”

“请您出示合法的相关证明。”

“……”

“我们也是尽可能的在保护您。”经理的语气又变得很诚恳,“您也知道这事处理的不好是会影响到我们双方的,甚至您身后的兴欣。”

“我他妈的根本不在意……”

“够了。”刘皓突然出声,“我自己去。”

“好的,那明天请您早上九点准时来嘉世。”

 

“大不了……”刘皓笑了笑,“大不了就是再等一段时间嘛。说不定也会有人能够理解啊,那我就可以照常复出了。等我复出了我们,我们就…”

叶修把人搂着,看他红红的眼眶心疼的不行,可是这事说到底一开始是自己的疏忽,就连叶修,也第一次觉得底气不足。

“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刘皓带着点鼻音,“我想至少能够回到荣耀。”

“你是傻的吗?”叶修早就猜到了刘皓的这种想法,也感受得到他并不是这真的抗拒自己,“我都退役了啊。”

“不一样的……”刘皓摇摇头不想再多说,“明天看情况如何吧。”

叶修摸摸他的脸,没再说话。

 

 

“请问那位与您举止亲密的男人是谁?”

“……不是圈内人,不方便透露。”

“很多人通过背影猜测是叶修,请问您对这种猜测有什么回应?”

“……不是,请不要随意猜测。”

“我们有理由相信您是在被禁赛后才有的生育能力,时间上推算您可能立刻就受孕了,请问对此您如何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

即使被问到这样敏感和私人的问题,嘉世方面还是没有人来帮刘皓挡一挡记者的疯狂提问。刘皓即使强忍着装出一副冷静的样子,手却在桌子下微微发抖。

“既然您已经和嘉世签约,那么小孩和家庭势必影响到您的比赛,您……”

“不会影响。”刘皓打断了记者的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克制声音里的颤抖。

其实职业选手的私人生活本来是没有义务向媒体这样赤裸裸的曝光的,刘皓清楚这和自己之前隐瞒性别的话题性扯在了一起,也清楚嘉世是在炒作,可是即使什么都知道,还是有点受不住这样的盘问。

一时间他觉得无助,惶恐,甚至想要发火,想要掀翻眼前的一切。他想起了一开始被叶修强迫的事实,想起了心里最深处对叶修那份最初的憧憬,想到自己居然不争气的……爱上了他。为了和他能够平等的在一起而努力回到荣耀,为了保护他的名誉,而独自坐在这里,被扒光一般的把私生活给人猜测,让人评鉴。他几乎要受不了了,他知道自己明明应该恨那个人,恨那个人对自己做的一切,可他现在只是觉得委屈,想要单纯的去依赖那个人,躲起来再不管这一切。

因为他是爱着叶修的。

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而且因为他是真心的,所以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在这里投降。

“您的婚姻状况还是单身却有了孩子,请问这里面有什么内情?”

“……”

嘉世的人用眼神示意刘皓尽快回答这个问题,刘皓却一时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是最好的。

 

“因为我最近很忙,他身体也不好,我查了黄历今天日子不错,这会结束我们就去登记,还请各位记者赶紧问完,民政局快下班了。”

突然房间的后面传来了一个突兀的人声——从记者会一开始就带着墨镜和帽子站在最后面角落的人突然开了口。刘皓怎么会不认识这个声音,他的心跳突然很快。

叶修摘了帽子眼镜,推开蜂拥而上的记者,径直走到了台上。

“没错,那个人是我。”

就算叶修突然出现,在发布台上站没站相,但他看了台下一眼做出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记者们也只好把一肚子问题吞下去等他说完。

“孩子是我的,这个人也是我的。我们的私生活没什么更多的需要给你们解释。一开始不说只是因为还没登记,没登记只是因为没时间。明天兴欣和嘉世都会发布这个消息——当然你们今天就知道了也大可以直接写成报导。”

说完这句话叶修过去把刘皓拉起来——刘皓的手完全是冰凉的。他把人拉到自己身边环住肩膀,感觉到刘皓身体细微的抖动。安抚的拍拍他,小声的在他耳边亲昵的说:“没事了,我们回家。”

说完他朝嘉世经理那边看了一眼,经理不易察觉的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又示意保安帮他们挡开了一条路。

叶修拉着刘皓不顾背后记者的推搡,很快离开了嘉世。

 

“没事了,都过去了。”

即使坐上了车刘皓都没有平静下来——不如说,因为突然放松了下来,他的身体更是控制不住的在发抖。叶修心疼的把他紧紧抱住,不停抚摸着他的背想让他觉得安全。

“我们现在就去登记——等等你不会拒绝的吧?”

刘皓在他怀里用力摇头。

“你这摇头到底是不愿意,还是说不会拒绝啊?”

刘皓狠狠的锤了叶修一下,叶修哈哈大笑了起来。

“以后啊,一切都有我了。”

“你在嘉世好好打,碰到兴欣的时候记得放点水。”

“我做饭没有你好吃,所以还是你来做,洗碗……明天我就去买个洗碗机。”

“以后不许吃抑制剂了,普通的也不行。有比赛的话我们再议。”

“一起看着小丫头长大,以后肯定比你还厉害,比我就差一点点——欸话说还是该跟我姓吧?我们之前的约定你可没兑现。”

刘皓听着他在那可劲的胡扯,虽然很丢脸,还是偷偷的哭了出来。

“哎,我的胸口怎么有点湿啊…”


            

                        正文剧情部分 E.N.D.

评论(27)
热度(442)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