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阴阳师】【鬼使黑白】诅咒

★ 看过传记之后的狗血产物,OOC,私设有,微量开车

★ 给 @夜_沉疴一碗墨一百 的生贺

★ 麻烦捉虫和各种评论!因为太狗血写完都没看第二遍可能会有bug

--------------------------------------------------------------------------


       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鬼使黑就开始宿在这房间了。鬼使白没有问为什么,不请自来的客人也没有解释。

       一开始鬼使黑只是合衣睡在房间的角落,后来也是不忍心,主动让他到床上来休息。本来就不宽的床,中间却硬生生的隔出一条沟壑。鬼使白其实并不在意,只是习惯了蜷缩起来贴着墙睡,是鬼使黑自己仿佛刻意躲着似的,堪堪睡在床边。

       记不清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鬼使黑开始从背后抱住他,抱得很轻却又很紧。那拥抱并不让人觉得难受,反而更容易入睡。后来发现蜷进他的怀里好像会更温暖,便转过身,两人宛如人类的新生婴儿般相拥入眠。

       其实鬼有什么温度,哪里知道什么是温暖。

       后来,鬼使黑开始吻他。明明平时做什么都不修边幅的一个人,这时候却小心翼翼的,像是怕碰坏什么的触碰鬼使白的额头,眼梢,笔尖,唇角。

鬼使黑的身体冰凉凉的,唇也冰凉凉的。

       ——好奇怪,与这个人有关的事情,仿佛都有些温度。倒是鬼使白自己贪恋这一点真实的触碰,更加主动的去抱紧他,回吻他。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所以当掀起这帘帷幔,离了这方床,他还是鬼使白,他还是会事无巨细的给鬼使黑交代工作,然后一心只想着找回自己的记忆。

       “这样不好么?我们就这样,像以前一样。”

       鬼使黑无数次的提起这个话题,语气里却不太认真,仿佛只是个不上心的邀请。

       鬼使白摇摇头:“冥界只需要一个鬼使。”

他不知道鬼使黑说的以前是什么时候,鬼使黑也从不多提。更何况这是不够的,他坚信,他的记忆里,有比现在珍贵的多的,一切。

再后来,鬼使黑开始触碰他的身体,抱着他,用手指一寸一寸的抚过他的肌肤,除去手指落在上面或轻或重的触感,鬼使白还能感受到他指尖轻微的颤抖。帷幔里一片漆黑,他看不见继任者的表情,可是连鬼使白都觉得有些伤心了。那个平日有点玩世不恭,有点狂傲自大,有点没耐心没正经的人,怎么会传达出如此悲伤的…情感?

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他一直知道,可是他又觉得一切都那么自然,本该如此。

触碰到下身的时候鬼使白没忍住的惊叫出声。他的脑袋里有一瞬间的清明,他应该阻止他,却在被含住的瞬间化成了细细碎碎的呻吟。

一切都让人很沉溺。被进入的时候很痛,可是仿佛连同失去记忆而空荡荡的心,也一并被填的满满的。

他知道人类是有呼吸的,可他们没有。只有交叠的重量和深深浅浅的律动提醒他,他们在做着最亲密的事。但他依然感觉被鬼使黑的气息包围了。那并不存在的气息,却让他觉得安心,心甘情愿的交出一切。

鬼使白舒服的几乎要哭出声了。冥界又窄又湿,自己打心里觉得厌恶。现在这个怀抱却刚刚好。

“……白……”

他在说什么?

一片恍惚间仿佛听到鬼使黑说了什么。白——这是阎魔大人给的名字。可是自己本来叫什么,鬼使白自己都想不起来。

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可他只是凑过来吻住自己,把他没说完的话,和自己的呻吟叹息,都封在了唇舌交缠之间。

他们不知疲倦的交缠,直到体力不支的睡去,然后在醒来的时候恢复他们本来的模样。

他们很默契的不提起夜晚的一切。

 

“白……喜欢你……爱……”

“我爱你……”

鬼使白终于听清这句话的那一刻,他觉得有些羞耻,但更多的是幸福,他需要这个人,这个人也需要他。

他搂住鬼使黑光裸的背部,努力的将自己更贴近他。

他突然觉得找回记忆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这么想着的鬼使白坠入了梦里。

 

第二天照常工作,晚上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三天也一样。

第四天。

第五天。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鬼使黑开始睡在自己的房间。鬼使白没有什么想问的欲望,对方也没有解释。

一开始背对背着睡。

后来相拥而眠。

后来亲吻。

拥抱。缠绵。

然后鬼使黑说了我爱你。然后一切重头。

谁也不记得曾经发生了什么。

 

“白……”

“嗯啊……”鬼使白抱紧身上的人,满心满心的都是一种呼之欲出的感情。

今天他听新来的亡魂说自己的故事,说,如果喜欢一个人,一定要表达出来。不然就会来不及了。

他喜欢鬼使黑。他愿意为了他,继续留在冥界。

“我……我,爱你……”不知道是羞怯还是身体的感觉,说出告白的一瞬间鬼使白没有忍住眼泪。

然后他感觉到身上的人久久没有动静。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有水滴。

帷幔里一片漆黑。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看清鬼使黑的表情。

对方没有回应他的告白,却是更用力的抱住他,仿佛要嵌进怀里的拥抱。鬼使白觉得有些疼,却没有推开这个人。

狂风骤雨般的吻和律动,那天他们折腾到了天亮。

 

然后有什么不一样了。鬼使白觉得自己的身体不一样了。

“我……”

“走吧,我送你。”鬼使黑双手抱在胸口,还是那么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我出师了。”

鬼使白的身体回来了。他只要穿过人间和冥界的缝隙,就能够想起一切。

他突然也没有那么开心了。他突然不想走了。他甚至有不好的预感。

“我也花了很久去弄清楚这个奇怪的诅咒。我保留了人世记忆,但是却会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失去在冥界时对所爱之人的所有记忆。那个人也一样”

“可是没有办法啊,我每次还是会……”

“原谅我现在不能说出来,你走了我还指着这段记忆过日子呢。”

“而你,会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实现你的愿望。”

“所以,现在,冥界的鬼使,只有一人了,是我鬼使黑。”

“你的名字里有白,等你穿过界限,就都能想起来了。”

鬼使白突然惊慌无措的抓紧鬼使黑的手:“不,我去和阎魔大人说,我不回去,我和你,我们……”

“这个诅咒阎魔大人也没有办法。或许是对……我们的惩罚吧。”

鬼使白没有听懂,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对的,前面的人间不会有他想要的东西的。他知道。

“太晚了啊,小白。”

“快去吧,我可不想最后和你独处的时间,还要被判官那小子打扰。”

鬼使白满脸泪水,一直摇头,可是他知道他不得不走,人类的身体是不能留在冥界的。

“别哭了,你应该高兴啊,你的愿望实现了,你的记忆马上就会回来了。”鬼使黑笑着说着,表情却比哭还难看。

时间到了。

鬼使白,或者说,人世的白,穿过了冥界与人间的分界。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是自己的哥哥。也是恋人。那是不被允许的爱恋。他们在人间所有的记忆,愉快的,兴奋的,愤怒的,悲伤的,所有的一切,蜂拥进白的脑海。

可是他只有这些过去的记忆了。

 

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他看见鬼使黑在界限的那一头对他说话。

他说的分明是:

 

『我爱你,小白。』


评论(1)
热度(59)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