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19天】【呈立】非暴力不合作03-04

★ 01-02

★ 大概是想写有些天真的小蛇和看不起他的成熟大哥w

★ 辣鸡文笔,可能有小错误~

------------------------------------------------------------------------

3

贺呈第二天去了办公室送东西。头儿对他麻利的行动很是满意,最近也没新活儿索性放了贺呈的假。出门的时候看到头儿正在把白色粉末倒进小罐子,自言自语:“那种小鬼还想赚我这笔钱,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本来这些龌龊勾当他不感兴趣,半路截货给上头省钱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自己只是个打手罢了。不过这次想起那个被自己收拾的有点惨的白发少年,贺呈不易察觉的拧了拧眉头。当然,被自己拿了货总比真丢了强,至少现在名义上的接货人并不会再去找他的麻烦。


兴许是没什么事干,贺呈又回忆了一下那个小子的长相——说实话,眉眼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看样子年纪不大,估计和自家弟弟差不多。这么说来昨天印象里他的裤子,倒是和贺天的校服有点像?

贺呈对于现在的小孩子很是不屑,一个个以为混社会很好玩,其实都是些小打小闹,真要惹上什么事,丢了命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贺呈知道蛇立辗转了一个多星期,打了不知道多少架才把这点货拿到手里,可能会对他正眼相看些,或是稍微多些怜悯。


难得的假期,贺呈也就每天来街上转转,买点食材回去好好做点饭,拐两个可爱的男孩回家睡觉,日子过的倒是挺舒服。

原来倒不觉得这个白毛眼熟,现在时不时感觉总能碰到他,也就多留心了些。偶尔看到他出入的那个会所算是街上最好的一家。贺呈和那家的老板挺熟,不经意地问起这个他,才知道他总是会在那过夜偶尔还会带出去。贺呈有点理解他为啥那么缺钱了——那家的MB钟点费可不便宜。


最近一个礼拜倒是更加频繁的看见他,那小子也发现了自己,兴许是自己看他的表情太嘲讽,每次他都狠狠地剜自己一眼,迅速的消失在视线。贺呈几乎都要被他幼稚的恨意逗笑,他肯定也明白和自己单挑是万万打不过的。

唯一有点奇怪的是,最近他身边的小弟都像消失了似的。每次看到他都是一个人在闲逛,神色也有些恍惚,贺呈不确定他是不是在他们那个破烂小组里遇到了什么麻烦。


贺呈觉得自己也是太闲了,近乎是一种观察猎物的心态在观察着这个小子要闹出什么花样,既不参与也舍不得忽略。贺呈不确定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烦,自己会不会在他快被折腾死的时候帮助他——或者是把他叼回家。


4

蛇立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狗腿子不在,垃圾桶也空了,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不过当时也没多想,因为身上的伤过于显眼不好解释,便给老大去了电话请了几天假。


休息的时候没忘去找找阿明,自己闲的无聊还不如去给他送钱。而且后面的伤也不好上,只有他不会问这些伤是哪儿来的。


回组里的时候蛇立的预感成了真——小弟不再粘着自己,连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畏畏缩缩的。组里的人离他远远的,看不惯他的人更是露骨的用鄙夷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扫视他。


其实一直都不是悄无声息的。和自己住一块的那家伙,在自己拿货的时候一直问他怎么天天跟人打架。那时候老大不在,组里闲的蛋疼根本不会有什么打架的场合,他也是看那个小弟对自己还算忠心才敢带着一身伤回家。

现在这个情况,怕是自己染血的裤子被他发现,这家伙多半是察觉了什么说了出去。只可惜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想抓来问问都没机会——这家伙连家都没回过了。全然的躲着他。


蛇立本来就对这个需要遮遮掩掩的组有些腻烦,也没太往心里去,老大没召唤干脆每天都泡在阿明那还舒服些。唯一让人不爽的是最近时常碰见那个男人,被他嘲讽的目光扫过,蛇立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可是他领会过男人的力量,只能暂时敢怒不敢言的躲着他。

积蓄很快要花空了,连下个月的房租都快付不起。没活干意味着没钱,蛇立醉生梦死了一段时间还是准备硬着头皮主动去组里找点活。


老大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好,用作据点的屋里也罕见的有不少其他组里的人。


蛇立脑袋里警铃大作,下意识的想要找门,却发现门口已经被人不动声色的堵死了。


“蛇立啊,”老大走过来一把擒住蛇立的肩膀,“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听说你不是很老实?”

“老大你说啥我怎么听不太懂……”蛇立陪着笑,脑袋里拼命思考脱身的方法。

“接私活了吧?”

没等蛇立回答,老大一拳打在了蛇立的腹部,猝不及防,蛇立当场弯下腰再也直不起来,后面的人一脚踏在他背上,狠狠地踩到了地上趴着。

“胆子不小啊……”老大一脚揣在蛇立脑袋上,蛇立没愈合的伤口瞬间又开始流血。

“老大,听下面的说,这家伙还是个卖屁股的货色呢!”后面的人补了一句,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什么恶心玩意……不过……”老大蹲下来拉着蛇立的头发迫使他抬头,“之前倒没发现你这张脸还挺勾人?”说完把他的头狠狠砸在地上。

仿佛是个信号,屋里的人一拥而上,把蛇立团团围住,拳打脚踢,嘴里都是些低俗侮辱的玩笑。


晚上的时候蛇立鼻青脸肿的出现在会所门口几乎站不住。

“不好意思先生……”门口的打手拦住蛇立不让他进去。

“把阿明叫出来……”

“……”打手不是不认识这个少年,只不过这么惨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兴许是记得他之前出手还算阔绰,便帮他把人叫了出来。


阿明出来的时候脸上没什么表情,甚至在蛇立歪坐到了门口台阶上的时候也没准备扶一下。

“抱我进去我站不住了……”蛇立扯出个笑容,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阿明没动。

“喂喂……”蛇立收了笑,“嫌弃我这副模样了?”

阿明还是站在那里,脸上却多了些不耐烦。

“……”蛇立有点生气了,“你是忘了这半年是谁供着你?”

“你还有钱么?”阿明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语气里却都是不屑。

“……”

蛇立知道最近自己手头紧没有原来那么大方了,他只是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无情。

“没钱以后别来找我了。”阿明转身要走,“还是先去养伤吧,我还有客人。”

会所的打手看阿明离开,了然的架起蛇立带离门口,扔到了路边。


蛇立缩在地上,浑身散架般的疼,头很晕,胃里也在翻滚。夜深了路上没什么人,蛇立疯子一般的笑了起来,笑到几乎喘不过气来。

脱力昏迷之前隐约看到了一双皮鞋停在自己面前。


“啧,唯一有点用的脸被揍得这么难看……”


评论(2)
热度(27)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