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19天】【呈立】非暴力不合作05-06

★ 01-02  03-04

★ 日常x2,感觉想尝试硬一点的文风最终还是失败了

★ 早起狗的更新神志不清可能有错误,小天使们留评来聊天呀w

-----------------------------------------------------------------

5

蛇立醒来的时候,上身赤裸的躺在一个陌生房间的地板上,身上盖着一件黑色的大衣。

隐约传来噼里啪啦的炒菜声,让他以为自己被接回了家。不过很快就发现不对,房间太小了,也很乱,不远处的床上被子凌乱的散着,背心牛仔裤扔的到处都是,空气里的烟味提示他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蛇立的第一反应是去检查自己的裤子。

——脏兮兮的,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

坐起身晃了晃脑袋,蛇立慢慢回忆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这么说来他是被谁带回家了吗?

蛇立不知道这人图他什么,自己身无分文,鼻青脸肿,不管图财还是图色,都不该对自己有兴趣。扒拉了一下房间里,没发现钱,蛇立心里有些不爽,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趁早溜走吧。

刚从主人的衣柜里翻出件衬衣,就被抓了现行。

 

“又准备偷什么啊小子?”

听到这声音蛇立反射性的一抖,回头果不其然看见了那个男人。

就算不迷信蛇立也想去庙里烧烧高香了,最近可真不是一般的倒霉。还没来得及报复这个男人,竟然还被他捉了回家。在不确定他目的的情况下蛇立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贺呈看到他一副色厉内荏的防御姿态,越来越觉得这小子有趣。锅里还有东西,把手里的毛巾扔过去暂时懒得再逗他:“洗个澡来吃饭。”

 

蛇立坐着没动。本来转身的男人没听见动静有点不耐烦背对着他语气不善:“别想跑,也别耍花招。”说完又回厨房去了。

 

蛇立是个不吃威胁的人,男人刚离开视线没多久,他就一边观察着厨房的方向一边往门口挪动,拉开门把手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成功了,却在一只脚踏出门的时候被攥住了肩膀。

 

“我说什么了?嗯?”蛇立肩膀上还有挫伤,男人微微一用力,蛇立就疼的朝相反方向弯折着身体。

“脏死人了你想跑去哪?”蛇立被肩膀上附加的疼痛驱使着,被男人扔进了浴室。

 

浴室非常小,贺呈一只手就把人禁锢在了自己和墙中间,另外一只手解开自己那件套在他身上显得过大的衬衣,又顶着不怎么有效的反抗把裤子扯了下来。

 

“你他妈的每次见面非要脱老子裤子?”

 

贺呈觉得好笑,懒得回应他,伸手把淋浴头打开,一瞬间水把两个人浇的透湿。怀里的人可能是因为身上还有伤口,被热水一刺,一直在微微发抖。贺呈让他自己来他不买账,这会儿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精力,手上的动作没多轻柔,挤了沐浴露就往他身上一阵抹。

 

抹到下面的时候蛇立觉得太羞耻,开始拼了命的挣扎。男人的手已经摸到了后面,顺手一巴掌拍到他屁股上,啪的一声在狭窄的浴室里格外清晰。蛇立往前躲了躲,不料撞到了男人身上——他意外的发现男人的下面已经有些硬了,散发着可怕的热度。

 

蛇立赶紧往后躲,屁股又自动送回到男人的掌控中,抬头依次打量到他因为被水打湿而变得透明的背心,和有点危险的笑容,一时间又羞又愤,脸都红了。

 

“别乱动,”男人倒是很坦然,继续帮他抹沐浴露,只不过有点暗示意味的揉了揉手里的软肉,“很不巧,我对你这屁股还挺有兴趣,你再乱蹭我就不能保证只是洗个澡了。”

 

蛇立这次好歹是安静了下来。

 

好容易给洗完,贺呈端详了一下那张脸,洗去了血污,只剩下一点肿起来的痕迹,不过好歹能看出点贺呈喜欢的样子了,也没什么严重到毁容的疤痕。

贺呈满意用浴巾把人整个包起来:“去餐桌那等吃饭。”

 

“喂,给件衣服啊。”

 

贺呈把湿透的上衣脱下来拧了拧,露出一身的腱子肉,裤子还在滴水他也懒得换,拖着一条水渍去厨房端菜:“给你衣服你又想着跑,就这样吧。”

 

“你他妈……”

 

 

6

最后只得到了一件T恤的蛇立,光着屁股坐在了餐桌前。

“我的裤子你穿不了,等自己的干吧。”

蛇立有点累了,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还不如先老实吃餐饭——饿了一天了,桌子上的菜看起来还,挺好吃的样子?

 

“你做的?”

“不然呢?”

蛇立用鼻子哼了一声,极力想掩饰被入口滋味取悦到的心情。

“你叫什么?”

“……蛇立。”

“贺呈。”

蛇立听到这个名字愣了愣,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男人的眉眼:“你和贺天什么关系?”

“……”贺呈基本可以肯定他和贺天是一个学校了,“是我弟。”

“……靠。”蛇立低头吃饭,心里有点烦躁。

——之前偶尔还去学校的时候就和贺天不对付,现在又落到他哥手里,倒霉透了。

贺呈观察了一下蛇立的表情:“放心我不会和他提起你。”

“爱提不提,我难道还怕了他?”

贺呈懒得继续和这个说话带刺的小鬼聊天,夹了一筷子青菜放他碗里。

“我操,老子不吃这个。”

“……不许挑食。”

听到这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蛇立更不开心了,沉默着要把碗里的青菜夹回盘子。

贺呈直接用筷子把他的筷子夹住,手上用力把菜推回蛇立碗里,顺便一筷子拍到蛇立手背上,上面立刻起了两道红苔。

蛇立心里那叫一个憋屈,活这么大从来没人这样管过他,简直分分钟想弄死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当然也只能想想,这一来二去蛇立更加确信自己打不赢他,只能先待着找机会了。

 

贺呈的房间很小,餐桌就放在厨房里贴着炉灶,睡觉的房间堪堪放下一个单人床和一个衣柜,所谓的客厅只放了一个双人沙发和一台电视,电视上接了手柄但是落满了灰,沙发上都是脏衣服,看地上的啤酒罐和笔记本电脑,看得出贺呈一般也都是坐在地上做事。

 

“你还打游戏?”蛇立填饱了肚子心情好了些,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柄,弯腰露出白花花的屁股让贺呈又多看了两眼。

“贺天来的时候弄的。”

“啧。”蛇立坐到地上,打开电视想调试一下,没想到贺呈过来踢了踢他:

“给你收拾进水池了,去洗碗。”

 

“……”

“去啊,你难不成还想在我这吃白食?”

 

洗完了碗发现贺呈已经帮他把游戏调试好了,歪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样子。

蛇立看他不算太清醒,动了逃跑的心思,不过看贺呈应该还没睡熟,屏幕上的游戏也很吸引人,便决定暂时先坐下来玩玩。


评论(6)
热度(28)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