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19天】【呈立】非暴力不合作07-08

★ 01-02  03-04  05-06

★ 短小过渡

★ 不知道我想表达的两个人的小心思有没有表达清楚~

-------------------------------------------------------------


7

“所以你喜欢男的?”

贺呈停下手上的活意味声长的看了蛇立一眼:“我喜欢好看的。”

“哼。”只可惜蛇立忙着收衣服没看见他的眼神,对于他这个回答十分不满意。

 

后来蛇立就住下了。组里的房子是不能住了,身上也没钱,确实没处可去。既然贺呈愿意收留,蛇立也没有骨气到放弃好好的沙发不睡去睡大街。

另一方面,贺呈做饭还挺好吃的。

作为报酬,贺呈要求他包办了家里除了做饭以外的所有家务。

 

一开始蛇立什么也不会,摔碎若干个碗,把贺呈的文件当废纸甩了,用洗衣机差点把房子淹掉。每次都免不了一顿被揍,但是贺呈居然还没有把他赶出去。

 

再后来贺呈忙了起来,在家的时间屈指可数,蛇立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便恢复了上街瞎混的生活。帮着以前熟悉的店跑个腿,吓唬一下附近学校的老实学生,除了烟钱倒还积攒下了不少。其实现在搬出去也未尝不可,但是蛇立竟奇怪的没再想过这事。

 

于是他把多余的钱又花在了会所,这次换了个人作陪,故意当着阿明的面,开更好的酒,付更高额的小费。

——他蛇立可是很记仇的。

贺呈的仇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就这样越玩越放肆,有时候干脆带着人出去开房,不是每个晚上都回家睡了。

贺呈一开始不管他,次数多了也忍不住问了下。

他骨子里是看不惯蛇立这种做派的,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就应该老实上学,更何况他和自己的弟弟在一个学校。自家弟弟是混蛋了点,学还是好好在上的。

“去卖屁股啊。”蛇立斜着眼睛似笑非笑的回答,贺呈觉得一股邪火上来,恨不得当场办了他。

 

蛇立又何尝没发现贺呈那点心思,这也算是他一直赖在贺呈家的筹码,仿佛多麻烦他几天,自己就把之前那点憋屈事报复回来了一点似的。虽然被他管着很烦,时间长了倒是有点习惯了。有时候想着今天回去又可以给他捅点篓子惹他生气,或是说话呛他两句,还觉得有点报复的快感。

贺呈身材长相是不差,但蛇立也不至于不挑剔到这个地步,他还真怕躺到床上对着贺呈那张讨厌的脸硬不起来。

 

一来二去两人倒是井水不犯河水,贺呈带着漂亮的小男孩进卧室,蛇立成晚成晚的夜不归宿。

 

 

8

贺呈很难形容自己对蛇立的看法。

自己也是做着不干净的事情,却瞧不起他干的那些事。

说瞧不起也不太准确,大概觉得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不懂分寸也不懂得保护自己,总有种想改变他的支配欲。

可是说像是对弟弟的感觉又不一样,最主要的是自己毫不掩饰对他肉体的欲望。

其实住一起这么久,真要强上了他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他知道蛇立心里还记恨着自己,这种不情不愿又累人的床事,贺呈想想也觉得麻烦。

当然,内心还有一点负罪感。

 

刚把蛇立弄回家的时候大概就知道是被组里处分了,原因也显而易见——贺呈打听过蛇立待得那个组,规模小到根本不可能涉及毒品生意,再加上自己是替上头截的货,基本可以确定他接的是私活。

 

虽然他被发现可能跟自己没有直接原因,但是身上的伤非常可怕,更令人发指的是后面有伤。贺呈不能确定是不是有轮x发生,但至少是被残忍玩弄过。后面的伤贺呈用了很久去处理,蛇立还是因此昏睡了两天。

 

他自己肯定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但是他不提贺呈也不可能问。

蛇立落魄到今天也算有自己一份责任,而且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被截货,是因为接货人本人不愿意给钱而已。

过去贺呈伤的人多了,弄死的都有。只有这次对这个小子会这么上心。

不过他也是够没心没肺的了,好了没多久居然又跑去会所找乐子。这让贺呈非常不满。

 

天气很快转凉了。

贺呈家只有卧室装了暖气,一天晚上睡到半夜突然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职业本能让贺呈瞬间清醒过来,这才发现是蛇立睡眼朦胧的走进卧室:

“给老子腾点地,他妈的外面冷死了……”

他还没换睡衣,身上的酒气混着很浓的香气,从哪里回来的一目了然。

贺呈的眼神冰冷而危险:

“怎么着,外面的睡不舒服,惦记上我的床了?”


评论(3)
热度(28)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