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19天】【呈立】非暴力不合作10-11

★ 01-02  03-04  05-06 07-08 09

★ 考完试来更

★ 弱化描写的部分懂就懂了不懂也算了。


-----------------------------------------------------------


10

贺呈把蛇立抱到沙发盖好被子上,给他后面上了点药,又把卧室里的床单被子都换好才来抱他回去。

“我就睡这……”

贺呈没听他嘟囔直接抱起来,却遭到蛇立的抵抗。

“……”贺呈叹了口气,“外面冷,我不会做什么的。”

想来蛇立也是又累又困,懒得再跟他挣扎,一被放到床上就缩到里面面对着墙睡下。

贺呈躺下却有一会儿没睡着,心里想了很多又什么也没想出来。转过去把人圈进怀里,蛇立大概是睡熟了,没有什么反应。

“你明天会走吗?”

理所应当的没有回答。

 

一夜无梦睡得还很沉,以至于贺呈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九点了。身边空空的,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意识蓦地一空,心里沉甸甸的有点不舒服。

走出卧室的时候发现蛇立抱着腿蜷在沙发上看电视,早间新闻什么的,贺呈并不觉得他会有兴趣。只不过看到人还在,贺呈心里倒是有些轻松。他以为蛇立会跟他说点什么,破口大骂也好,但是蛇立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动静,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电视出神。

贺呈有事情快要来不及,也没办法准备早饭,洗漱好之后他从冰箱拿了袋速冻饺子出来放桌上,让蛇立记得吃。

蛇立看了他一眼,还是没理他。

“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么?”贺呈站在门口穿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啧,”蛇立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贺呈听着这句话微妙的有些难受,但是实在是没时间多废话,也没好意思说出那句晚上带你出去吃顿饭作为补偿的话。

——反正他起来了没走,大概是还不会走吧。

 

只不过他又想错了。忙完一天回家,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蛇立走了。

——家里的灯都关着,里里外外都收拾的很干净,衣服晾在阳台,甚至连冰箱里都补上了一些食材。桌子上

是贺呈给他的钥匙,底下压着四张百元大钞——半个月400,在这一带房租还算合理,可是这样的房间睡沙发,还是太多了。

贺呈心里有点失落又有点好笑。这小子……到最后还死撑着面子。

想找到蛇立不是一件难事,可是贺呈不想去找。兴许是心里还有点愧疚,兴许是别的什么原因。至少现在贺呈放他走了,那就让他走吧。过不了多久就会忘了这孩子。

 

蛇立离开的远没有贺呈以为的那么果断。他心里隐隐觉得贺呈对自己算很好了,至少比第一次见面好,也一天比一天好。

不管平时还是昨天晚上最后放过了他。

而且对于蛇立来说,一直在外面野惯了,随心所欲惯了,突然来了个人会管自己吃饭不挑食,会问自己去了哪里,甚至因为夜不归宿而生气,蛇立第一次有一种被在乎的感觉。

——可是这个人强了他,还说出那种话揭自己的伤疤。

蛇立凄惨的笑了笑,突然对于这样生活了快二十年的自己生出了深深的厌恶。

——其实没人瞧得起这样的自己。贺呈也一样。那些在意在乎,也许只是对弱者的同情,甚至是带有嘲弄的施舍。

犹豫了很久,蛇立的自尊还是不允许自己留在这里。

忘掉这些吧。别想多了。

 

 

11

“你说那个白头发的啊?”会所的老板擦着杯子和贺呈闲聊,“很久没来了。”

“……”

“你可别说,之前店里被他点过的小子们都还挺喜欢他的。阿明还有些后悔当时看他落魄得罪了他呢。”

“……得罪?”

老板简单的把之前蛇立一身伤的来找人被阿明赶出去的事情说了一下。贺呈不置可否。半晌又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都喜欢他?你这出手阔绰的比他多了去了吧?”

“可能还是个小孩子,”老板笑了笑仿佛有些不理解,“都说他就算带人出去也就是抱着睡觉,从来不要求那方面。你知道的我们这的人,哪天晚上能不干那事,都跟放假似的捡了便宜啊……”

贺呈脸上看不出表情,握着酒杯的手却微微收紧了。

 

他带人把之前蛇立那个组给端了。

都没有想清楚这事的意义,贺呈就是想这么做了。

幸好也是个规模非常小的组,甚至在城南这带都没闹出什么大动静。只不过贺呈最后一脚踩在那个所谓的组长的头上的时候,也逼问出了一些具体的情况。这让贺呈差点踩烂了他的头。

 

做完这事的晚上,贺呈突然很想见见蛇立。一个多月了,贺呈有意无意地在留心着他,可他就仿佛在这一带消失了一样,再没见过。问过贺天,他也没回去上学。

——想当面跟他说说话。不管是想告诉他自己做的事,还是想好好跟他道个歉,为以前,为那天晚上。如果聊得好,还想让他回来住。这里离他学校不远,半大不小的孩子还是该逼着去多念点书。他太瘦了,自己也可以给他弄点吃的补补,家里也能有人帮着收拾。

贺呈是个行动派,没过多久就打听到了蛇立在离这里有点距离的一家餐厅打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点惊讶,他是没有想到蛇立会那么老实的在一个地方做着如此稳定而卑微的工作。不过他还是去了。

 

蛇立穿着快餐店的制服,一头微长的白毛被压在小帽子下面。兴许是餐厅的卫生要求,他的头发在后面揪了个小辫子,随着他跑前跑后一跳一跳的,有点可爱。

看得出他遇上难搞的客人时脸色还是很臭,有些连贺呈都觉得不能忍受的刁钻客人,他竟然都奇妙的忍了下来没有发脾气,大概是很珍惜这份工作吧。

 

就这样贺呈坐在店里从下午到半夜打烊。蛇立不可能没有看见他,但是他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的把贺呈当空气。

一直到晚上忙完,店里的女孩子准备算账,看着那个在这里坐了一天一脸凶相的客人,用肩膀碰了碰蛇立让他起问问。蛇立看起来很不情愿,可是女孩子撅着嘴跟他说了什么,他又仿佛是点点头答应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贺呈看着他没说话。

蛇立脸上突然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他从口袋里掏了一会,把一张皱巴巴的纸拍在了桌子上。

贺呈花了点功夫才看出来是张医院检查单。

”老子没什么脏病,你不用这样千里迢迢的找我,这下放心了吧您请回。“

贺呈真的有点无法理解他奇怪的脑回路,自己找他的行为竟被他误解成这样。

”……“蛇立有点不耐烦的把单子收起来,”没什么事就快走吧我们要关店了。“

”我把你以前那个组给端掉了。“

蛇立被突然地一句话说的有点蒙,贺呈看来他突然有些愤怒又有些委屈,低了低头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贺呈只看到他用力咬住嘴唇咬的发白。

”……你们那些事我已经没兴趣了。“

”我是为你才去做这件事的。“

“……”

“我想向你道歉。”

“……”蛇立笑了笑,但看起来并不是开心,“为什么道歉?”

“为……很多事情。”

“……好吧。”蛇立沉默了一会,语气又轻松起来起身准备离开,“我接受了,你可以回了吗?已经耽误很久了,姑娘也要赶紧回家的。”

“等一下。”贺呈皱了皱眉拉住他的手,有点用力蛇立没挣开。

“你……回来住吗?”


评论(5)
热度(43)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