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19天】【呈立】非暴力不合作12-13

★ 01-02  03-04  05-06 07-08 09 10-11

★ 六一混更,大家儿童节快乐~

★ 本文已更名为狗血同居日常,严肃文风已经被我写不见了对不起_(:з)∠)_

★ 大概还一到两更完结~可能有番外w大家来留评啊~

----------------------------------------------------------------

12

“哈?我有地方住,为什么非要跟你这种人住一起?”

贺呈并没有什么好的理由——蛇立不上学,他的房间也很小,蛇立找到了房子没有任何理由住回来。他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只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己的希望说出来了。

“我可以睡沙发的,床给你睡。”

蛇立笑得很夸张,“贺呈你在想什么?补偿我?邀请我同居?爱上我了?”

贺呈想了想,点了点头。

“对不起本大爷不需要。”蛇立好像并不在意他的点头是回答的哪个问题,“而且你好歹拿出点诚意来吧?”

“你再多考虑一下吧。”贺呈并非死缠烂打的人,说完了想说的就干脆的离开了。

 

自此以后,贺呈没事就往那个快餐店跑,店里的小姑娘都认识他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贺呈来,就会待到蛇立下班,然后开车送他回家。蛇立也没拒绝过,毕竟住的地方不太近,晚上公交班次又很少。一路上基本无话,贺呈偶尔问一两句,蛇立也会回答。

奇怪的和谐。似乎本来就该如此。

“我今天不回去。”蛇立下班之前跟贺呈说,贺呈看起来很累,似乎都快要睡着了。

蛇立迎着他探寻的眼神,向还在柜台忙碌的女生扬了扬下巴:“约了去喝酒。”

“就你们俩?”

“还有她的朋友。”

贺呈无法从蛇立的脸上看出他是故意当着自己的面去和别人有约,还是单纯的知会自己一声,显然哪一种都不是贺呈希望看到的。拿起桌上的钥匙贺呈先行一步离开了,也就没有看到蛇立对着他的背影站了好一会。

 

所以当蛇立喝多了有点找不着北却被贺呈一把拽起来的时候,他说不清是惊喜还是烦躁。

但贺呈头一天忙了一个通宵本来累的要命,因为不放心来酒吧盯着蛇立发现他还真他妈的喝多了的时候,气的只想揍他一顿。

一开始还有点担心是那女生对蛇立有意思,结果聚会才发现这是个homo趴,酒吧里都是同,蛇立看来是不知道自己那张脸有多招人,就任由自己毫无防备的歪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贺呈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拖进了卫生间的一个隔间,狠狠的压在了墙上。

“你他妈的还没吃够亏是吧!”

蛇立只是笑,看起来脑子不是很清楚,贺呈没忍住一拳打在了他脸上。

蛇立被打的清醒了些,摸了摸脸,没有再笑,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好一会,突然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贺呈松了手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没心没肺不知好歹,最近却频繁的看到他要哭不哭的表情,真是……没辙。

蛇立顺着强滑到地上,隔间很小他抱着膝盖蜷成一团把脸进手臂。

“我吃亏那都是我的事……嫌弃我就不要管我啊!”

“我不是……”

“你闭嘴!”蛇立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不许贺呈说话,“可怜我也不需要,我什么都不需要你离我远一点就好了啊。明明就看不起我何必还来缠着我,很好玩吗。”

“你真的很烦你知不知道我一眼都不想看见你……看到你我就想起那些破事,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出现了。”

“我怎么样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反正我这个人也不会更烂了,你不用期待什么。”

“你滚吧,我不需要你怜悯,也不需要你愧疚,你在心里如何看不起我都好不需要告诉我可以吗?”

贺呈看着这个醉的稀里糊涂说着胡话的小孩,火气慢慢消了下去,大概也是从他颠倒的胡言乱语里听出了些真心话,而且这小孩说着说着,却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自己的裤脚,贺呈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突然很软,弯下身把蛇立抱起来。可能是突然的失重感蛇立有点晕,停止了叽叽喳喳,温顺的靠在贺呈怀里,贺呈安抚的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直接把人抱进了自己车里。

 

 

13

蛇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躺在那张熟悉的床上,床上很干净,屋里暖气很足。空气里还是那种淡淡的烟味。

 

他并没有喝断片,对昨天晚上的事是有印象的,知道自己又一次在贺呈面前出了丑。本来只是想试探下贺呈才故意跟他说自己约了店里姑娘一起去喝酒,结果他就那样走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喝多了的时候他又会出现在酒吧呢。

他大概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贺呈大约只会更看不起自己吧。蛇立勉强起来,第一反应又是逃跑。

可是刚起来就发现有点不对,床前摆的是自己在家穿的棉拖鞋,蛇立确定自己昨天不是穿着拖鞋出门的。狐疑的拉开衣柜,发现自己的衣服几乎全部挂在里面。蛇立赶紧去翻牛仔裤的口袋——不见了,自己家门的钥匙不见了。

走到客厅看到茶几上是自己之前买的兵人,这东西不该在贺呈家。走近发现底下压着纸条。

 

“我去把你房子退了,顺便把你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最近忙没做饭,钱和外卖电话都在窗台那边的抽屉里。

记得帮我把衣服洗了。

我没有嫌弃你,更不会瞧不起你。”

 

读到第三句的时候蛇立气的恨不得摔门就走,可是读到第四句的时候心里五味陈杂。

他拿着纸条坐到沙发上,有点不知所措。

 

这一发呆就忘记了时间,直到门口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蛇立才反应过来。从猫眼看了一眼,蛇立就赶紧把门拉开了。

贺呈的一条腿被血浸满了,他手捂住的地方还在往外渗血,驾着他的人费劲的把他搬到沙发上,扔下了一堆药。

“嫂子这段时间麻烦你多照顾一下,绷带和药都在袋子里,口服的也按要求吃。”可能是那人看蛇立的表情太可怕赶紧又补了一句,“我们看过了没有伤到大动脉,就是伤口有点深。双方都动枪了不敢去医院。”

天知道蛇立是因为那句嫂子而表情崩塌。

那人又接了个电话看起来非常急,“有什么不好买的让呈哥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事就麻烦了嫂子。”

蛇立的眼皮又跳了一下几乎要忍不住发飙。

 

“别听他瞎叫……”贺呈声音都有点虚弱,想必是失血过多。

蛇立烧了水在研究那一袋药:“要不是你在他们那瞎说能叫得出口?”

贺呈没接话。

“喏,”蛇立拿着两个杯子来回倒水把他弄凉了放贺呈手里,又洗了个毛巾把伤口边上擦干净,看起来血止住了,也微微松了口气。

“你不是挺厉害么,被人打成这样?”

贺呈实在虚的很,也就由着他去嘲讽了。

——毕竟头一天晚上没睡,第二天晚上把蛇立扛回家已经深夜,怕他跑了还连夜把他东西搬来,自然反应有点迟钝中了招。

不过贺呈当然不会把这些都说给蛇立听。看这小子还算尽心的在照顾自己,贺呈也稍稍安心他应该不至于现在就逃。

“先说好了,我是看你可怜才留下来的,等你好了我分分钟就搬出去,你也别再想着缠着我了我们两清。”

贺呈不置可否。

“还有,我上班要开你的车,太远了。”

“你工作我给你辞了。”

“我操你妈的贺呈,你到底想怎样?!”

“你回去上学吧。”

“我他妈的几个月没去学校了早尼玛被开除了。”

“我问过了,你明天就可以回去上学。”

“我要是不呢?”

”……“

贺呈想了想,自己现在半残废的状态确实也拿他没办法。只看着他。

蛇立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这话题便不了了之。

 

不过第二天蛇立还是去上学了。确实没什么可做的事情。

——而且,这在贺呈看来应该也算个正经事吧。


评论(2)
热度(41)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