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bear

【杂食/爬圈快/尝试各种风格/萌点是反差和各种娇】如果小天使们给我留评论我会开心的飞起来(*ˉ︶ˉ*)【16年7月 R76R/士潇/呈立】

【驯龙高手】After my life

★写手画手问卷第6题衍生文

★配图为 @一个郎朗=。=问卷中所出的题

★比兔子尾巴还短小的突发小短篇

★无文笔无剧情



---------------------------------------------------


博克岛的安宁又持续了数十年。期间,Hiccup成为了村落的首领,Astrid成为了巫师年轻的学徒,老人们相继离去,成年人渐渐老朽,而当年的那群孩子们都已长大,各自成家,和他们的龙和睦相处。

只是中间也有些小插曲。

Hiccup大婚的那天,本来一直很温驯的无牙却异常的暴躁起来。当牧师宣布新郎亲吻新娘的时候,无牙突然凑到了礼台中央,低下头不停地拱着Hiccup的脸颊。他庞大的身躯把礼台的装饰扯得乱七八糟,Hiccup也为他这番胡闹的举动而生气。无牙拱了许久,突然愤怒的用翅膀扫向了嘉宾席,吓得来参加仪式的人们四散奔走,最终无牙冲出会场,跌跌撞撞的向森林飞去。

Hiccup心不在焉的结束了婚礼,第二天早上就赶去了森林。无牙十分委屈的趴在湖边——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Hiccup坐在他的身边,好言好语的劝慰了许久,终于让无牙扭过了头。Hiccup笑笑,轻轻的在无牙的额头吻了吻:

“傻东西,吃醋了吧?”

无牙瞪大了眼睛有些惊讶,转而又眯起眼睛迅速挪到另一边蜷起。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心事被撞破的别扭。这么多年的伙伴,Hiccup又怎么会不了解这只别扭的夜煞在想什么,只是自己是族长了,有些事不能再以无牙为最优先了。

只是无牙这次别扭闹得还是挺大,虽然不排斥Hiccup的接近,却是再也不愿意回到村子。Hiccup也乐意宠着他,每天工作忙完就带着一筐鱼去陪他,两个人一起在黄昏中嬉戏一阵,等到天全黑了,把无牙送进洞穴才离去。

春天记得给他套上花环,夏天记得给他带来冰块,秋天记得送来新鲜果实,冬天记得为他生火。除了相伴的时间有些减少,两人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曾经。

第三年,Hiccup的大女儿出生了;第五年,家里又多了个小儿子。

无牙似乎对这两个小孩子都不太友善,后来Hiccup也不再带孩子们来洞穴了。只是有了孩子时间就更加少,有时候带来几筐鱼,安抚一下无牙,一周都没什么时间再过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牙渐渐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只是在Hiccup偶尔抽出时间来看他的时候,更加傲娇的讨要补偿,分开时也更加的恋恋不舍。

龙的寿命有多长,人类还并不了解。只是Hiccup花白了头发,家里的孩子渐渐长大,无牙似乎还是那般年纪,身手依然矫健,性格也依然别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Hiccup再也无法攀上无牙的背。无牙一次次放低身体示意Hiccup坐上来,却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失去了希望。更多的时候Hiccup只是靠着他,仿佛他能全部听懂似的倾诉自己的压力,然后抱着无牙,蹭蹭他的脸以示安慰。

待到Hiccup的小儿子成年之时,他有把孩子带到了无牙面前。

“无牙啊,我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离开你,让我的孩子继续和你作伴,你看怎么样?”

无牙疑惑的歪着头,兴趣缺缺的看着这个比当年Hiccup出落的还要高大的少年。

只是当无牙得知了Hiccup想让这个孩子骑上他的打算,他愤怒的冲向天空,虽然无人驾驭有些跌跌撞撞,却固执的不肯下来。无论Hiccup如何的呼唤,无牙却宁愿撞坏尾鳍,也不愿有另一个人来驾驭自己。

这样的尝试持续了大半年,Hiccup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只能靠着小儿子的搀扶来看无牙,无牙其实并不理解人类的生老病死,只是觉得Hiccup好像和原来不太一样了。

“我要是死了,谁能照顾你呢……”

无牙看到Hiccup皱着眉头,双眸里像泉眼一样流着水,他突然也觉得很难过,真的只是因为自己不配合那个小孩么?

想到这里,无牙脸色臭臭的蹲下身,这么久以来,第一次作出允许人类骑乘的姿态。

Hiccup惊喜交加,赶紧让小儿子骑了上去,嘴里絮絮叨叨着对无牙发出指令的方式。

无牙倒是平稳的飞上了天,可是无论Hiccup的儿子如何下达命令,他也只是在天空绕着圈子,摆明了不愿反应的状态。

天知道在无牙心里,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因为只有那个人是唯一的特别。

 

第二天,Hiccup没有来,是他的小儿子送来了一筐鱼。无牙愤怒的咆哮着吓走了他,鱼撒了一地;

第三天,Hiccup还是没有来,无牙郁闷的趴在地上,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

第四天,Hiccup依旧没有来,无牙饥饿难忍,吞下了离自己最近的那条,想了想,又吐出一半放在一边——说不定Hiccup只是怪自己现在常常忘记与他分享了吧

……

第十天,无牙吃掉了最后的鱼,开始怀念天空,怀念Hiccup抚摸自己的,温热的手掌;

第十一天,村落里传来了悲伤的旋律。无牙站起来望着那个方向,发出了恓惶的哀号。他纯澈的眼里滑出泪水。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哭泣。

 

 


评论(4)
热度(8)

© Bellbear | Powered by LOFTER